别样“粽情”

20190607期来自:厦门日报

别样“粽情”

文本哥

大街小巷粽飘香——端午节来了。许多人又议论起各样“粽情”:今年流行什么馅,怎么吃才健康之类的话题。而我,每当此时,内心便五味杂陈,欲说还休!

1985年,我离开家乡到厦门读大学,母亲包的粽子,只能遥想。幸运的是,有个“面线亲”——姐夫的姑姑,住在鼓浪屿,跟着姐夫,我也叫她姑姑。姑姑叫我周末、节假日都去她家,一来叙叙老家风物,二来由她亲自下厨,改善一下我的生活。就这样,大学期间的几个端午节,她家的粽子,我又是吃又是带,让同学们羡慕不已。

成家后,老婆会自己动手,包家乡风味的粽子。后来,老婆的姨父姨母从外地退休来厦门与儿孙一起生活,姨母听说我们端午节也动手包粽子,就说我们上班忙,还要照顾孩子,粽子她帮我们包,不过是多包几个的事。盛情难却,连续多年,我们家的端午节都是吃姨母亲手包的肉粽。

与路边小店或超市售卖的粽子相比,自己包的粽子和亲戚送的粽子,那感觉是不一样的——一粒粒粽子,一串串情。

2014年端午节的粽子,尤其沉甸甸,让我终生难忘。记得那年端午节,母亲托人转告我,希望我回去吃粽子。我想,刚买的新车,还没跑长途,决定周六回去。那天,我开着新车,仅用了一个小时就回到了老家。母亲格外高兴,又是倒水,又是递上刚热过的肉粽。我让母亲坐下一起吃,母亲脱口而出:“不要说吃粽子,吃稀饭,我都不好下咽。”粗心的我这才注意到,原本胖胖的母亲,竟然瘦了不少!我赶紧把肉粽吃了,“命令”母亲坐上我的新车,赶在下班前到了镇卫生所。母亲“举重若轻”,只告诉医生说近来胃口不好。医生开了些胃药,说一周后如果没有好转,就要去大医院检查。

一周以后,得知母亲没有好转,我觉得情况不妙,赶紧回家载母亲来厦门中山医院检查。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说,贲门堵塞,得做个支架,老人家爱吃什么,只要是流质的都可以,但临床不乐观。

是端午的粽子,让我知道母亲的病情,可我终究是错过了为母亲治病的最好时机,无法延长母亲的生命,没能让她迎来下一个端午节,至今想来,依然痛彻心肝,后悔莫及!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