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零口供

20190519期来自:厦门日报

师父对我点了点头。我知道今天的提审要结束了。带来的笔记本电脑有些微微发热。太老旧,其实没有打多少字。这个叫李丁的嫌疑人在案件的侦查阶段基本就不开口,好不容易开口,也是对自己之前的供述全盘推翻。

我们在提审的时候,他总是看着前面的铁栏杆发呆。记得第一次提审后回来的路上,师父和我说,你看他假装不和我们交流,其实我的话他都听进去了。

我把笔记本电脑装进包里的时候,师父还在苦口婆心地向李丁释法说理。

既然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嫌疑人零口供就零口供呗,我们在这个案件上花太多时间了吧。前几天的案件讨论会的休息间隙,我把加班餐放到师父的桌子上,有些不耐烦地问师父。

就案办案,依法起诉当然没有问题。但是法律既然规定了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我们就要给嫌疑人把制度讲清楚。而且,这个制度也是我们突破零口供的重要手段。嫌疑人认罪悔罪,可以简化庭审程序、节约司法资源,消除嫌疑人的对立情绪,防范案后矛盾。

“想想你的家庭、想想你年迈的父母。你好好考虑一下。”说完,师父起身站起来。我也起身拿起了电脑包。李丁的脖子微微地向前伸了伸,微微张了张嘴,但没有发出声音。

师父转过身来,小声地和我说,这次应当成了。李丁的声音是在我们即将离开讯问室的时候发出的,“吴检察官,我认罪、我悔罪,我愿意供述一切罪行。”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