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有遗嘱的孙子为何不能继承爷爷的遗产?

20190519期来自:厦门日报

>>延伸分析

▲图为5月10日,厦门火炬高新区税务局走进火炬学校开展税法宣传活动,税务人员为学生们普及税法,送上减税降费“知识红包”。(黄琪伟摄)

律师值班手记

●陈瑞建

市民王先生今年25岁,前段时间拨打厦门12348法律咨询中心热线咨询说:“我爷爷生前当着全家人的面立下遗嘱,说等他去世以后,所有的财产都给我”。但是我爷爷刚去世5个月,两个姑姑就把我给起诉了,说财产不能给我,得她们分。我认为这没有道理,我爷爷生前已经明确说要把遗产都留给我了。

律师:根据我国继承法规定,遗产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为配偶、子女、父母;第二顺位继承人为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可见,做为孙子的你(王先生)并不是你爷爷的法定继承人,你爷爷把财产留给你,实际上是一种遗赠行为。我国继承法第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受遗赠人应当在知道受遗赠后两个月内,作出接受或者放弃受遗赠的表示,到期没有表示的,视为放弃受遗赠。你(王先生)已满十八周岁,若想要这笔遗产,需要在规定的时间里做出接受遗赠的意思表示,若没有在规定的时间里做出接受遗赠的意思表示,视为放弃遗赠。

王先生:知道受遗赠后两个月内做出意思表示,这两个月从什么时候开始计算?

律师:这里规定的两个月为接受遗赠的除斥期间,应当从受遗赠人知道遗赠之日起两个月内做出接受或放弃的遗赠表示。遗赠属遗赠人死亡后生效的法律行为,将财产赠予他人的意思表示,虽然是在生前作出的,但只有于遗赠人死亡后该遗赠才发生法律效力,即遗赠人死亡前,不发生财产所有权的转移。因此,关于如何认定“知道受遗赠后两个月内”起算点问题,应把继承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应当在遗产处理前,做出放弃继承的表示。没有表示的,视为接受继承。)和第二款(受遗赠人应当在知道受遗赠后两个月内,做出接受或者放弃受遗赠的表示。到期没有表示的,视为放弃受遗赠。)联系起来理解,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被继承人还健在时,即便做了遗赠公证,受遗赠人也不适宜在其尚健在时就表示接受遗赠,只能等被继承人去世后再表达自己愿意接受遗赠的意愿,故两个月的最早起算点应是从被继承人死亡之日起算。如果受遗赠人在被继承人死亡后才知道遗赠之事,应当在知道受遗赠后两个月内做出接受或者放弃受遗赠的表示。

通过王先生的案例,我们可以了解到,面对长辈留下的遗产,首先要清楚自己是法定继承人、遗嘱继承人还是受遗赠人。假如是受遗赠人,并愿意接受遗赠,应当在知道受遗赠后两个月内,做出接受遗赠的表示。如何做出表示呢?从既有判例来看,法院对于认定有效的接受遗赠意思表示的范围是较为宽泛的,受遗赠人可以通过发函表示接受、实际占有遗产、办理公证、提起诉讼等方式做出接受遗赠的意思表示,如果口头表示的话,最好留存相应证据,以免发生纠纷时无法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1.当受遗赠人先于遗赠人死亡,其受遗赠权便自然消失。当受遗赠人不愿接受遗赠,他也不能将该遗赠财产转给他人。当继承开始后,受遗赠人做出了接受遗赠的意思表示,但在遗产分割前死亡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3条规定,“继承开始后,受遗赠人表示接受遗赠,并于遗产分割前死亡的,其接受遗赠的权利转移给他的继承人。”

2.若受遗赠人为未成年人的,无须做出接受遗赠的意思表示,即享有相应权利。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29条规定:“赠予人明确表示将赠予物赠给未成年人个人的,应当认定该赠予物为未成年人的个人财产。”上述规定亦适用于遗赠情形。故,若受遗赠人为未成年人的,无论其法定代理人或其本人是否在法律规定期限内做出接受遗赠的意思表示,都不影响其继承取得该遗赠财产。

五老峰

师父

宣判

●李 弢

吴检察官的眼角向上抬了下。我知道他在看我身后的钟。我坐在一块显示着红色数字的电子钟下面,前面是看守所的铁栏杆,再前面就是吴检察官和他的助理小曾。他们是第几次来提审我,我已经有点记不清了。你知道的,当一个人竭尽全力隐藏自己的过往,有时候会连现在都记不住。

自由是非常宝贵的。这是吴检察官常对我说的话。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就看着前面的铁栏杆,面无表情。只有假装的冷漠的表情才能抑制住我虚弱而恐惧的内心。

伪装。我确实是很在行这个。我只拿了几张合同,几个贸易公司的假公章,就让人相信我能进口国外的三文鱼等冷冻品,就能马上拿到一千八百多万元的投资款。

在检察官们面前的伪装非常困难。他们总是能够在一摞摞证据中抽丝剥茧,逐个逐个地击穿我本来逻辑完美的故事。既然,无法用故事伪装,那就沉默好了。我已经想好了,一个字都不说。零口供的话,检察官肯定拿我没办法。

“李丁,你不要以为你一个字都不说,就能逃避法律的制裁。”我被抓之后,好几个司法工作人员都和我说过这句话。有的语气激动,有的无奈。只有吴检察官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平缓,但又会在重点的几个字上顿一下。

我害怕吴检察官的审问,怕在他面前露出更多破绽,有时候又希望被他提审。一个人在看守所里,心情就像山路一般起伏不定。他在给我讲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时候,我的心动了,听得很认真。当然,假装的冷漠是必不可少的。

李丁的眼睛直直地望着审判长手上的判决书,尽管他一直在努力地保持表情的平静,但我知道他很紧张。在审判长开始宣读判决书的时候,我看了看身边的助理小曾,她正在看放在我们公诉席上的起诉书。她想核对下我们起诉指控的罪名和依法提出的量刑建议是否有被审判机关采纳。

被告人李丁的行为已经构成合同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罪名成立。被告人李丁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自愿认罪认罚,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公诉机关提出的量刑建议,予以采纳。

审判长宣读完这段话的时候,小曾向我微微转了下头,我感觉她想和我说点什么,但是法庭是很严肃的地方,她只是看了我一眼。

“李丁,你要上诉吗?”审判长宣读完判决书后问李丁。

“感谢检察官对我的耐心教育,让我真的得以被从轻判决。我自愿认罪认罚,服判,不上诉。”

记忆和感慨是在李丁说完他服判、不上诉的时候涌上来的。检察机关运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突破零口供的重大合同诈骗案件,这在全市还是第一次。让李丁从在侦查阶段的零口供,到审查起诉阶段自愿认罪认罚,达到了法律监督的双赢多赢共赢,实现了检察办案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这就是公诉工作最有魅力的地方。

希望李丁在监狱里好好改造,希望刑事犯罪越来越少。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