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功章是我们永远的骄傲

20180801期来自:厦门日报

●纪斯荣

这张泛黄的炮阵地四班战友的合影,贮藏着我难忘的岁月。

1961年8月,16岁的我从中学报名参军,分配到6581部队高炮营三连。刚到连队,看见雄伟的高炮,心情格外激动——我成为一名保卫祖国蓝天的高炮兵啦。与我同班的新兵,漳州籍的有黄石盾、陈天贵、陈宗文。我们一个炮班八个人,同操一门炮,开始了同生活、共训练的军旅生涯。

福建是前线,防空部队编织高、中、低防空火力网,长年累月都是一级战备,警报响起,与敌机比速度,就位动作有如猛虎下山。

1962年6月,福建前线进入特急战备。老连长第一次在我们面前打开他视如珍宝的“神秘”箱子,箱子里,十几枚闪闪发光的功勋章,太振奋人心了。战友们立志争取立功,摩拳擦掌,投入战前的训练热潮。陈宗文一次次装填炮弹几百发,练得手臂肌肉痉挛,开饭时菜都夹不起来;瞄准手黄石盾双手打方向盘,手掌茧子厚了一层又一层,戏称自己的手掌长了“军茧”……战备训练从难从严,夜间炮车行军专挑没有月光的夜晚闭灯行军。一次从驻地转移福州,经过连江县过木桥时,驾驶员方向没把好,车掉到桥下,全班战友都落入水中,会游泳的战友不顾自己的安危,多次抢救不懂水性的战友,直到大家都安全上岸。事后,战友们都说:“四班战友是命运共同体。”

1964年8月,我营到福州螺洲驻地开展空炮合练,12日中午,战友们都在帐篷里休息,一辆军用摩托车急速驶来,中校军官喊问营部在哪里后,直奔驶营指挥所。我时任四班代理班长,预料有军情,应作战斗准备,立即召集全班集合,打背包、撤帐篷、上阵地。战友们平时战备思想没有丝毫松懈,火速行动。刚上阵地,只见连长从连值班室出来下令,全连撤出阵地,集结点螺洲公路。我们班迅速起炮,第一个到达集结点,向营长报到,比第二班的报到时间快了20多分钟。全营集结后,营长表扬我们三连四班对突发事件在命令未下达前未雨绸缪做出准确判断,果断应对,全班常备不懈,给予班长及四班口头嘉奖。军区司令部中校作战参谋下达命令:鉴于美国炮制“北部湾”事件,直接参与越南战争,严重威胁我国边境安全,党中央决定援越抗美,军区命令我营炮手调入高炮师参战。

相聚三年的战友马上就要分开,连送行酒都来不及喝一口。我们急忙赶回驻地后,连部通讯员宋文华为我们四班全体战友在炮阵地前拍下这张集体照,然后,我与战友们相拥,泪眼婆娑地作别。

一次对空战斗中,陈天贵后肩被炸弹片击伤,忍着伤痛坚持到战斗结束,荣立二等功。1965年3月,我所在部队完成援越抗美使命,战友们胸佩参战纪念勋章和军功章班师回国。

军功章是我们永远的骄傲!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