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丹吐蕊沁芬芳

20201106期来自:芜湖日报

□记者王洋

她是《天仙配》中的七仙女,她是《女驸马》中的冯素贞,她也是《三打白骨精》中的白骨夫人。作为一名90后黄梅戏演员,她传承前辈们的衣钵,塑造了多个生动的戏曲形象,书写自身对黄梅戏的认识与理解。在去年底由中国戏剧家协会、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安徽广播电视台主办的首届新时代“黄梅之星”全国黄梅戏青年演员电视展演中,她被授予“黄梅之星”荣誉称号,得到专家、观众的一致认可。她就是我市湾沚区黄梅戏剧团的张丹。

张丹的从艺之路,得从父母说起。张丹的母亲是一名黄梅戏演员,父亲在庐剧团工作。父母因戏结缘,张丹在剧团里出生,自幼受戏曲文化熏陶,牙牙学语中就透露出一种戏曲范。3岁时,她开始登台表演。“遇到秦香莲女儿冬妹之类的少儿角色,大人们就让我粉墨登场,我也乐此不疲。”张丹回忆。

到了上小学的年纪,因为种种原因,父母让她放弃学戏,到校读书。“一方面父母认为孩子学习戏曲比较苦,不想我受罪。另一方面是上世纪90代中期县剧团向民营改制后,戏曲演员开始自谋生路,生活不易。”张丹说。

或是基因在呼唤,也或是兴趣早已萌芽。高考时,作为一名主攻音乐的艺术生,张丹不顾父母反对,自主将志愿填报为安徽黄梅戏艺术职业学院,并顺利录取。“从音乐转到戏剧,劈叉、下腰、翻身这些童子功,都无法和同学比。”为了缩小与同学的差距,在校期间,她每天除了学习唱法,就是练基本功,一遍遍重复,练到腰酸腿疼、汗流浃背,常常因腿部或胯部拉伤,导致走路一瘸一拐。但她一路坚持下来。

2014年毕业后,张丹回到芜湖县,到父母亲所在的芜湖县黄梅戏剧团工作。那时团里聚集了50多位演职人员。“表演功力不足,招致各种非议。”张丹只能参演丫鬟、宫娥、家丁之类的角色,始终在跑龙套。“团里越是不让演,我对主角的渴望就越强烈。”在剧团,她始终保持学徒心态,向老演员求教,在实践中修炼功夫、磨砺意志。在扮演《哑女告状》中掌上珠一角,表演公堂伸冤段落时,她入情入戏、声嘶力竭,因喊声性缺氧,导致短暂晕厥。凡此种种,让她完成蜕变,也获得大家认可。

凭着一股执着的精神,张丹渐渐形成特有的艺术风格。近年来,她多次赴国家、省、市参演、参赛,积极参与新剧创作。她在“中华颂”全国小戏比赛中获银奖;主演的《铁画记》获省“五个一工程”奖;被授予首届新时代“黄梅之星”;2019年更是获评省民营艺术院团“十大名角”,所在剧团获评省民营艺术院团“十大名团”,主演的《吉祥草》被评为省民营艺术院团“十大名剧”。业界评语认为:张丹扮相俊美,嗓音清亮,身段优美,爆发力强,表演富有感染力,韵味深长。

近几年,张丹每年赴沪苏浙皖等各地参加演出500多场次。在紧锣密鼓的表演之余,她积极参加送戏进校园、进农村、进社区、进企业等惠民活动,把一出出好戏送到基层,送到群众家门口,送到百姓心坎上。张丹也成为一名观众和戏迷们热捧的乡土“明星”。

风华正茂,显露锋芒。作为90后,张丹的曲艺之路还有很长。“将在传承优秀剧目、创新表演形式的同时,着力培养优秀人才、扩大受众群体,为繁荣黄梅戏事业作出更多贡献。”放眼未来,她显得胸有成竹,从容不迫。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