弋江胜景续新篇

20181216期来自:芜湖日报

□卞小静

清晨,我骑着自行车上班,出小区门一拐便是昔日的利民路大转盘,它曾经是这一带的标志性建筑:往来车流在这里分流缓解压力,圆形花坛花团锦簇,多么和谐养眼的一道风景……可惜,这仅是它曾经的初心。这个城市远比规划的前景走得更快。不过几年时间,它已不能满足人民对更美好的生活的需求。上下班高峰时间,小汽车、货车、电动车搅成一锅粥,经过的人们根本无暇顾及花坛盛放的是三色堇还是矮牵牛。

如今,利民路大转盘应该快被芜湖人在记忆里抹去了,取而代之的是繁忙的半封闭工地,抬头看工人们在高高的脚手架上忙碌,水泥浇筑的长龙缓缓延伸,芜湖的轻轨已然初具雏形。托它的福,我每天得提前5分钟出发,沿着长长的蓝色隔离带绕道至奥林匹克公园,可以一路欣赏那里的风景。

自行车拐进奥林匹克公园,我看见一群跳广场舞的大妈已经结束了最后一支舞曲,三三两两、说着笑着从我身旁经过;一群刚打完篮球出了一身热汗的嘻哈少年;喷泉小广场上有放风筝的老人和学步的孩子;体育场宽大的露台成为交谊舞爱好者的露天舞场,舒缓的流行乐传来,衣袂飘飘,舞姿醉人……其实,这里的夜晚更美,华灯初上时,钢架上的彩灯将主体育场的卵形线条勾勒出来,倒影在水景中,人、自然和科技三者奇妙、和谐地结合在一起……

从奥林匹克公园的侧门出来拐进马仁山东路,经过南关小学,通过高架桥就是南瑞湖了。说起南瑞,不得不说起旧时芜湖城的格局。芜湖市区的青弋江自卜家店至宝塔根,河道长约9公里,将芜湖市南北分割开来。虽说河床宽度不过百余米,但到底是一条春涨水暖、四季不冻的长江支流。

江水的阻隔造成了老芜湖城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老芜湖人将青弋江南岸称为“河南”,相对于“河北”的中心城区而言,曾经的“河南”是荒僻郊区的代名词。直到1953年有了中山桥,1984年有了中江桥,1992年有元泽桥……“河南”才逐渐繁华。

我曾经住在镜湖区的教场东村一带,那时去“河南”经常要过一条铁桥,铁桥中间行火车,两侧走行人,巨大的石板晃晃悠悠,如果赶上火车开过来,巨大的震颤轰鸣声让人腿肚子打颤。2014年,新的沧津桥与宁安高铁并行跨越青弋江。可我却早已搬家,极少到“河北”那边去了。

南瑞湖周边是大营盘、小营盘、马饮、元亩塘……相传“大营”在三国时期是东吴名将周瑜驻军的一座主营房,这里曾有周瑜屯兵、小乔浣纱……

2001年,城南旧城改造,原来的大营村变身全省最大的安置小区“南瑞新城”。物转星移,千亩菜地成了一幢幢商品住宅楼,也正是由此开始,“河南”屏障日渐消弭,城南人的居住环境不断改善,城南开始积聚人气。

早晨的南瑞湖到处是晨练买菜的人,我工作的瑞华苑社区办公大厅紧挨着元亩塘,塘中有荷花、芦苇,塘对岸还保留着原始生态,荒草丛生、绿树成阴。春天,可以清晰地看到大营曾经的失地农民开荒种的大片大片油菜花田。夏天,鹭鸟在天然的湿地栖息繁育,它们自在地飞翔,在荷叶间嬉戏捕鱼。三年前,新兴铸管有限责任公司整体搬迁,人们发现每逢雨后初晴时,元亩塘会笼上一层如梦似幻的薄纱,恰似人间仙境。去年冬天,我所住的居民区有人拍到一只在水边觅食的梅花鹿。

去年,元亩塘东侧的楼盘开工建设,惊起一滩鸥鹭。今年北侧又有两幢住宅慢慢拱起。上个月,元亩塘湿地公园已经开始了初期的清场工作。根据芜湖的城市规划,元亩塘这片极为稀缺的原生湖塘将被打造成芜湖城南最大的集赏游、健身、栖居于一体的城市级湿地公园。

城市的住宅用地会沿着弋江路继续向南推进,其实在我看来,打通城南最后一块壁垒只需要一座桥或是一条路而已。我工作的瑞华苑社区东门的断头路荒置多年,这些年来仅能遥看元亩塘对岸的风景。我猜想,这块现在依旧质朴的古池塘未来会焕发出怎样的光华呢?工作之余,我常常到元亩塘周边走走拍拍,留下很多影像,没想到我竟在无意中记录下了它的变迁。若干年后再看这些影像,应该会有不同寻常的意义吧!

□朱晓云

改革开放转眼四十年了,改革开放的红利是对生活有期盼的老百姓有目共睹的。生活环境的巨变,特别是道路的变化,让我感受颇深。如今的道路告别了坑洼不平和泥泞不堪,迎来了整洁规范的风景大道,将人们的生活真正驶入幸福快乐的轨道。

我以前工作和生活的地方是城东的一家老牌大企业,只有一条不宽的水泥路直通到这里,没有路灯,路面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破损,坑坑洼洼,经年失修,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脚泥。出门成了我长长的愁绪,我真不知道这样破败不堪的路到底要走到何时才是尽头。

我家住城东近郊,再向东就是乡村的田地了,只有1路公交车来这儿,在大砻坊终点站调头返城。向东的一条不宽的道路自我上小学时一直没有变过,只是随着岁月一点点破败,等我读完高中,路面几乎破得不能再支撑,可是也没有见人来修过,只是一天天破败下去。我父亲曾给我做了一个书橱,父亲是讲究人,他给我书橱装了玻璃拉门,那时这样的书橱是很新颖的。父亲去大砻坊一家玻璃店配玻璃,是两块雕着荷花图案的厚玻璃。回家的路很远,坐车,路面坑坑洼洼,太颠簸,玻璃会被颠碎,骑自行车又没法走。父亲为了保护玻璃门,将两块厚重的玻璃夹在胳膊下,走了四五里路,才将玻璃安全带回了家。那时的路破败不堪,到处是沆,每逢雨天,路面大大小小的水坑一个连着一个,司空见惯,根本无处下脚。我只得穿着长雨靴走路,有时连穿几天,日子被沉重的脚步拖得毫无快感。有人捡了石块垫在水坑里,跳脚而过,没摔倒算是乐事了。如果突遇身边车辆疾驶,泥花四溅,泼一身泥点子是常事,脸上没泼到泥点子就算是幸运的了,让人十分沮丧。天一晴,垫在水坑里的石块四散在路中央,来往的机动车和自行车左躲右闪,唯恐避之不及,一不留意就扛在石块上,车倒人翻,一脸无奈。那时的道路没有路牙,路两边都是草丛。雨天时,儿子要下地撒欢,我不许,怕他摔成小泥人。走路时,我总是背着他挑路边干的草丛深一脚浅一脚地走,搞得像做贼似的,累得满头大汗。唯一的一条大道尚且如此,小街小巷更是破败不堪,无人问津。那时经济落后于城北的城南路况更差,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很少去城南。记得我有一个同学家住在城南,一回我闲来无事到她家玩,经过的道路破破烂烂,走起来特别费劲,大多数路面是裸露的土地,这样的道路要是逢上雨天,真不知道如何下脚。

大约2000年年初,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城南开启了旧城改造工程,迎来了大开发、大建设、大发展时代。修筑了大批道路,纵横交错;种植了护道林,绿树成阴,城南面貌焕然一新。春风里花香四溢,秋月下寂静祥和,条条大路各呈姿态,自成风景,大大提升了人们生活环境的美感。如今,城南的道路宽阔整洁,晴天有洒水车除去路面浮尘,雨停后,风一吹,路面洁净干爽,再也不用穿着长雨靴走路,再也看不到满地的泥泞了。城南不仅主干道令人赏心悦目,背街小道也铺上了地砖,干净如新,各个居民小区内小道弯弯,整洁可人,人们生活在这样舒适的环境中,心情无比畅快,深深地感受到改革开放带来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道路的变化不仅体现在城市,农村道路的改观更加令人欣喜。城南美好乡村建设让农村田间地头的路面彻底改观,路好走了,村好进了,农民们祖祖辈辈不敢想的事如今实现了。二十多年前,每逢雨天,我怀抱幼子随夫回乡下老家过年,一路由水路换陆路,几经周折,一大早出发,走到晌午还在路上,当走到一片水稻田边时,由于没有路,我们只好从稻田间的窄埂上穿行,稍站不稳便会落进稻田里。大伯早早从家出发迎到村口,篮子里放着长雨靴,我们换上长雨靴才能踏着浓厚的泥巴小道,吃力地走进村。如今,我们开着私家车从家出发,行驶在平坦的乡村公路上,半个小时就稳稳地停在老屋前。

这些年,我在全国各地转了不少地方,发现中国的道路建设日新月异,国家投入大量的资金建设道路,促进了经济的发展,提升了人们的生活品质和幸神感。

道路的变化从城北到城南,从城市到乡村,从芜湖到全中国,高速公路四通八达,高铁建设突飞猛进,曾经行路难的中国人过上了便捷、快乐的生活,这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国家给老百姓实实在在的福祉。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