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说茶

20200727期来自:大江晚报

叶裕

我小的时候是很讨厌喝茶的。

我上小学时,每年暑假都会去徽州,父亲是厂里的采购员,长期驻在那里采购木材,那些日子里,我几乎天天在歙县古城的牌坊下玩。有一天,玩疯的我渴坏了,端起父亲的茶杯就喝,刚喝了一口,便像小狗般吐出舌头。当时,心里挺纳闷,这些大人,放着清凉甘甜的泉水不喝,干吗非要喝这又苦又涩的茶?

参加工作后,上船第一天,师傅往我的杯子里放了些茶叶,我说不喝茶。他说:“你要学会喝茶,我们直接喝长江水,水里有泥沙,茶叶会过滤掉这些泥沙,减少得结石病的几率。”从此,我开始喝茶,并渐渐喜欢上了喝茶。现在,如若一天无茶,便觉少了些什么。

尽管喝了几十年的茶,我对茶叶却无什么要求,也不在意茶的好坏,只要有茶味就行。早年间,我行走长江码头,渴了,一口路边的大碗茶都会让我如饮甘露。我近乎固执地认为,像我这样的俗人,每日里一盏粗茶、三餐饱饭,便足矣,夫复何求?喝茶,是口渴后的必然需要,文人雅士们采梅上雪、荷上露煮茶;泡茶必须要用山泉水的品质生活,和我隔着十万八千里呢。

前些日子,有位老友送茶给我,那时候疫情虽有所缓解,但进小区还是要登记量体温,他嫌麻烦不愿进小区,便从围墙栏杆外递给我。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我们俩戴着口罩,隔着围墙栏杆聊了好一会。他告诉我,这茶是他亲自到山里收的,是茶农现摘、现炒的“明前茶”,还教我应该怎样泡、怎样喝“明前茶”。听罢,我又感动又激动,下决心要好好学学怎样喝茶。但后来等到口渴了,我还是拿起茶杯一顿“牛饮”,哪还记得什么先闻茶香,后品茶汤?想来有暴殄天物之嫌,便把他送的茶叶收藏起来,留作招待客人。可不能辜负了老友的好意和好茶。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