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息云霞间

20181210期来自:大江晚报

王璐

人说,“一座栖霞山,半部金陵史”,在古都南京,素有“六朝胜迹”之称的栖霞山,历史上曾有五王十四帝登临,古迹遗址80多处,荟萃了宗教文化、帝王文化、绿色文化、名人明俗文化、地质文化、石刻文化、茶文化等中华传统文化精髓,被誉为“金陵第一明秀山”。承载着如许多盛誉的栖霞山,还是我国四大赏枫胜地,晚秋时节里,来此欣赏满山红叶的远近游人络绎不绝。

踩着家乡的落叶,踏上赏枫的征程,一路憧憬、一路怀想,两个多小时以后,我便站在了栖霞山的门楼之下。两边黄色的树叶耀眼地招摇着,浅黄、深黄与褐色交错着已经展示了这里的与众不同。我的憧憬很快变成了欣喜,啊,看来我将不虚此行了!

换好门票,走进山门。古色古香的走廊边,一人多高的枫树,从下往上树叶由绿变黄、再变成红色。蓝蓝的天上,飘着朵朵白云,深秋的阳光温和地照下来,在枫叶间折射开,风中摇曳的光与影晃动着,如同一枚枚晶莹剔透的树叶琉璃。我举着相机,努力拍出五彩斑斓的最佳效果图来。

小时候的课本里,就有唐代诗人杜牧的《山行》:“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过了若干年,知道了北京的香山红叶。这是我第二次来栖霞山看枫叶了。上次是两年前,弟弟开车带我和母亲来的,那次枫叶未红,却有格桑花盛开,亲情满溢、幸福感爆棚。今日,依旧没有红叶漫山,我想,既然这世界多姿多彩好过单一乏味,如果我可以看到一片缤纷的色彩岂不更加美妙?于是,有意错开游客的最高峰时期,提前半个月与栖霞山第二次握手了。

明镜湖边游人如织,熙熙攘攘的人群映衬着湖水的宁静安详。微风荡漾出粼粼波光,层层浪花轻拍水岸,池中央的观音像慈目低垂,端庄得让人不敢直视,一池湖水,也似照尽了人间悲欢。几枝半黄的秋草漂浮在水面上,点缀着清冷的湖面。

走上山坡,枫树越来越茂密了,绿的、红的、黄的、深褐色的树叶交织在一起,绘成了一幅色彩斑斓的画。红的娇艳、黄的忧郁、褐的深邃,只有那树下端的点点绿色,唤醒着深秋的最后一线生机。那藏在树丛间的亭台楼阁,于满山彩霞般的枫叶中探出半个身子,如“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人,向世界欲语还休的样子,更像是这山中的隐者高人:“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杜牧的另一首诗《江南春》里有句:“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栖霞古寺建于1500多年前,即是这四百八十寺中的其一,至今仍然香火旺盛。环顾四周,但见古木苍天、红色庙宇院墙,在袅袅烟霭中显得格外神圣庄严。栖霞寺中著名的三宝:唐代碑碣、舍利塔和千佛岩,历史悠久、文化价值极高,其中千佛岩古朴洗练、雄健优美,与山西大同云冈石窟齐名。佛像保存基本完好,栩栩如生的造型令人肃然起敬。石窟前有老人相互搀扶着走上台阶,情景让人仿佛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温暖。秋霜染红了枫叶,寒冷,却冻不坏人间的温情啊!

下山时,天空灰暗,丝丝阴云蔽日了,我不舍地回望山麓,却惊讶地发现满山覆盖的竟是黄的、绿的树叶,与我家乡的秋色没有分别!如此,那红颜如炬的栖霞枫叶,便仿佛轻轻飘落在了某个南朝旧梦里……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