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过经费低谷向研教展综合发展

20201013期来自:四川日报

严东海观察到,585所这些知识分子家庭非常重视教育,肖坝曾有三个13岁孩子考取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随着“核二代”纷纷考学、外出工作,肖坝人口出现了净流出。不光是少了人口,考虑到国内外环境,在我国核工业确立了“军民结合”的发展战略之后,585所的经费逐年削减。

尽管经费非常紧张,科研人员仍在坚守。研究员张鹏就曾利用“废弃”的原材料,修修补补之下竟然攒出了中国第一代“反场箍缩环形实验装置”,而他带出的科研人员李强则成了中国环流器二号实验装置的核心人员。

2000年,核工业西南物理研究院与成都理工大学合办成都理工大学工程技术学院,而研学结合对585所而言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2012年,学院对校内中国环流器一号实验装置大厅进行维护改造,建成中国核聚变博物馆,成为国内唯一对公众开放的核聚变博物馆。此时,距环流器一号停止运行已过去11年——2001年,国保环流器一号在安全运行了17年,贡献了无数科研参数,以及5000多项科技奖之后,进入永久保存期。

博物馆建立的消息传来,585所的专家们纷纷捐出珍藏。仅李正武老人的女儿就捐出了父亲的小学、中学毕业证及自制千分尺、当年的新闻报道和工作照……大量一手文献器物再现了那段流金岁月。

2018年7月,585所的“中国第一座人造太阳实验装置”入选国务院国资委工业文化遗产名录;2019年10月,实验装置旧址入选国务院第八批国保单位,当年11月,第一届中国磁约束聚变能大会在乐山开幕,选会址于此也是基于其“诞生地”的历史贡献。

有了博物馆,严东海也化身为1号讲解员,给来参观的小朋友、大朋友讲述那过去的故事。他认为,只要理想不减、信念不灭,国保必将成就更多有志于可控核聚变的年轻人。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