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开香港市民王女士家……

20190922期来自:四川日报

同一个城市,不同的香港

推开香港市民王女士家的房门,左手边是柜子,右手边也是柜子。从课本到零钱筒,生活用品和杂物沿着墙从地板填到屋顶。两张上下床头尾相连,贴墙放置。几步远的窗边,分割出了狭窄的卫生间和厨房,转身都困难。

这个房龄近60年、建筑面积30多平方米的房间住下了王女士和丈夫,以及他们的一双儿女。香港工会联合会社区干事苏嘉乐说,王女士的家庭是有着7000多户居民的黄大仙彩虹邨社区的缩影,大约三成住户和她家的经济状况类似,不少甚至条件更差。

“这是我婆婆以前申请到的公屋,婆婆去世后,留给了我们。在香港,能住这样的房子,已经很满足了。”王女士说。苏嘉乐则表示,有些居民的公屋仅有20多平方米,生活更为艰辛。

公屋的全称是公共租住房屋,类似于内地的廉租房。根据香港2016年中期人口统计报告,三成香港市民住在公屋中。香港房屋委员会公布的最新公屋轮候数字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公屋申请数量共25.61万宗,一般申请者平均轮候时间5.4年。

基层市民的生活压力并不止于住房。对于很多教育程度不高的市民来说,找一份收入稳定、有前途的工作并不容易。

40多岁的林先生多年来一直在为生计而苦恼。虽然他在内地和香港都工作过,工作经验比较丰富,但平日里还是只能到处寻找零工做,运气好的时候一天能挣1000多港元,但是也会好几天没有活干。靠着平均2万港元的月收入,林先生要养活一大家子人,生活压力可想而知。

与数百万基层市民的艰辛生活形成强烈反差,金字塔顶端的少数富人却过着普通人难以想象的生活。

在浅水湾、太平山等别墅区,有每平方米上百万港元、总面积上千平方米的豪宅,住户在自家阳台上能欣赏日出日落,海滨沙滩近在咫尺。而在那些为生计辛苦奔波的市民身边,就是数不清的奢侈品店,动辄数十万港元一餐的顶级餐厅,以及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

用“被平均”来形容广大香港市民的处境最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