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度依赖资本平台多数本土公司难有话语权

20190823期来自:四川日报

B

作品火了,制作团队为啥只能赚“零头”?业内人士认为,对资本和平台的高度依赖是四川动漫企业处于“弱势”、不掌握话语权的主因。

成都动漫业媒体人谭正创业15年,还“窝”在WEwork共享办公空间内,一个花2000多元租来的几平方米的玻璃间里,转身就是门。“很少有本土动漫公司能拿出钱来支持论坛活动。”这侧面说明本土动漫公司都还“不富裕”。

一部好的动漫作品从创作到上映至少需要三四年,制作成本少则两三千万元、多则五六千万元,后期还有宣发成本,上线后还不知道会不会火,“这样一个投资高、风险大、回报周期长的行业往往都由头部平台公司、影视公司及旗下企业主导。”谭正说。

“由于双方实力的严重不对等,这些大企业的投资条件大多非常苛刻,一般的制作公司大多没有议价能力。”业内人士透露。

据悉,几年前,饺克力公司一边做代工养活团队,一边坚持做原创动画,挣扎在生存边缘。后来,光线在全国布局动漫业,并与饺子团队达成合作,共同成立可可豆公司。毫不夸张地说,光线救了饺克力一命,这种情况下签的约,其收益分配之比可想而知。

业内人士还透露,有的头部公司与制作团队合作,甚至不会投入真金白银,而是用自身的平台资源、宣发资源等估价后折合成股份。因此,那些看似成功进行了多轮数以千万计的融资的制作公司,很可能没有多少实际可支配的现金。只有等作品大卖后,他们才能收回制作成本并分得一小部分收益。当然,作品成功后,制作公司的估值也会大幅提升。这时,如果合伙人不套现走人,收益的绝大部分还会投入公司运转,个人所得只是个估值数字而已。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