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似温良,内心狂野

20190824期来自:滨海时报

角川旗下的角川书店,社长叫井上,以出版角川文库享誉业内,后来又首创了轻小说。当然他最重要的名头,还是日本出版界的男神。国字脸,剑字眉,头发漆黑而蓬乱,一双大眼深幽明亮,闪闪的透着羞涩和浓浓的书卷气。听人说话,一脸的专注,你说到兴奋处,他会适时羞赧一笑,表示听到了心里。大抵没几个女人,经得住他这一笑。传说井上的女友多得排长队,照说应该志得意满,可相处中依旧郁郁寡欢,心事沉重得让你恨不得替他担上几肩。

日本人沉郁压抑的情绪,除了喝酒,并无其他宣泄的出口。有段时间,日本好些企业在写字楼设有拳击馆,让员工把人偶当作上司猛击,以发泄心中的郁闷。这办法也就火了一阵子。一种虚拟的拳打脚踢,并不能真正释放成年人郁结的情绪。于是,更多的日本人转向成人漫画,一段幽默诙谐的漫画情节,一则美到极致的人性故事,每每能让他们会心一笑,平复冲突的内心。

东京的街头和商场,有许多专卖漫画的门店,其中大部分,是各出版社新近推出的成人漫画。当然也有长销不衰的经典,如《深夜食堂》。这套漫画,后来被我们和角川引入大陆,在白领圈火热了一两年。在东京和京都,我步行考察过漫画门店,有点像中国的报刊亭或烟店,还有湖南新近兴起的槟榔店。客人顺道过来,捡上几本便走,并不过细翻看内容。如同烟民有自己钟爱的品牌,漫迷也有自己迷恋的画家,只要是那位画家的出品,用不着翻阅内容再做选择。日本人看漫画,大多已经成瘾,那是一种用艺术来调节内在冲突的心瘾。也只有成瘾性商品,才能支撑这遍布街头巷尾的专营门店。

有一种奇怪的现象:在日本的地铁或快线上,男人大多捧着图书,女人大多捧着手机,人人都看得津津有味,不时扑哧一笑,开心堆满一脸。

男人捧在手上的是漫画书,一看就知道,女人捧着手机看什么,我却看不清。井上笑一笑,说她们就是为了让你看不清,才会捧着手机看。后来我弄明白,女人看的也是漫画,因为内容色情,所以传到手机上,免得别人看见不好意思。手机漫画的粉丝,主要是家庭妇女,与国内电视剧的收视人群大体重合,但内容却大异其趣。国内妇女痴迷的是宫斗,日本妇女痴迷的是同性恋。女人彼此相恋的故事有,主流的是男人同性恋。井上打开手机,让我看了几帧,故事的确很美,只是美得惊险,美得畸变。印象中,和服木屐、贤德恭顺的日本妇人,如今好上了这一口,这弯拐得有点急,难免让人恍惚和惊异。我的夫人后来去日本访学,前后待了几个月,回来告诉我:看似温良的日本妇女,其实内心很狂野。

摘自《满世界》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