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民……

20190531期来自:滨海时报

■ 王建民

天津自古以来有“北国江南,水泽之乡”的美誉,境内蜿蜒着19条一级河道和近80条二级河道,拥有超过两千公里的河岸线;在漫长的海陆两相的交互进退中,形成了长达153公里的绵长海岸线。在河道网络和海岸线的共同作用下,水位消涨,形成了闻名世界的“七十二沽”。中新天津生态城座落于渤海之滨,坐倚蛏头(沽)、宁车(沽)诸沽之沃野,自左则承接了蓟运河流域之甘泽,河汊纵横,肌理浸润;居右则依傍于渤海佳湾之波涛,潮涨潮落,海天相连,鸟翔鱼跃。

根据国际湿地公约(RamsarCon-vention)的定义,河流、湖泊、河口、沼泽、潮间区域和低潮时水位不足6米的潮下区域均属于湿地的范畴。由于其特殊的地理条件,生态城自西向东依次有永定新河、潮白新河和蓟运河等河流汇聚于此,水天之间浩浩汤汤;河口附近坑塘、水库星罗棋布;近海则为淤泥质浅海滩涂,在渤海湾正规和不正规半日潮的涤荡和洗礼中,形成了丰富多样的湿地生态系统和景观。春则有水雾氤氲、新芽萌动、莺歌燕舞,夏则有湖沼盈然、芦苇田田、蛙声连垌,秋则有平波映月、荻花飘荡、北雁南飞,冬则有飞雪簌簌、万木沉寂、百兽休息。

缤纷的滨海湿地,也孕育了令人叹为观止的典型生物区系。这里生长着不少于50种常见的浮游植物,既为海水带来了丰富的溶解氧,又养育了种类和数量均蔚为可观的底栖和浮游动物。而在近海岸带的各类型湿地中,则分布着种类繁多、超过230种的盐生植物。此外还有种类和数量均极为丰富的甲壳类、鱼类、两栖类、爬行类、鸟类和哺乳类动物,它们共同构成了滨海湿地上结构复杂的食物链和食物网。在这中间,鸟类无疑是滨海湿地最引以为豪的瑰宝和骄傲。

滨海湿地处于东亚-澳大利西亚候鸟迁徙路线的咽喉地段,是我国东部湿地水鸟的重要迁经区。这里的鸟类具有种类多、数量大、珍稀濒危物种出现频率高等特点。据相关研究者调查,该区域常年记录到的鸟类就达数十万只,分属于230种,其中包括国家一级保护鸟类7种,国家二级保护鸟类31种,如白鹤、丹顶鹤、东方白鹳、黑鹳、遗鸥等。每年春季,多达四千余只的大小天鹅和数以万计的雁鸭类在滨海湿地停歇;进入夏季,以白额燕鸥、须浮鸥、黑嘴鸥为代表的鸥类,以黑翅长脚鹬、反嘴鹬、环颈鸻为代表的鸻鹬类,以斑嘴鸭、绿头鸭为代表的雁鸭类,以夜鹭、白鹭、牛背鹭为代表的鹭类等则在湿地里繁殖;到了秋季,湿地又会迎来南迁的鸟群,其中即包括八百余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世界濒危的东方白鹳;冬季来临,河口区域则成为多达八千只遗鸥的重要越冬地。

“鸟的迁徙,是一个关于承诺的故事。”美丽的滨海湿地,非常幸运地成为这个美丽的承诺发生的地方。在滨海湿地,每一个鸟类类群都能找到自己的生态位,并且经年地履行着回归的承诺。时光荏苒,大河东西,桑田荣枯,沧海起伏。鸟类先于人类成为湿地的主人,在漫长的岁月里,鸟和湿地和谐相处,创造了湿地的繁荣。而今天,我们接替鸟类成为这片湿地的主人,如何与湿地相处、与鸟相处,继续书写滨海湿地的神奇,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新命题。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