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岛的风

20201120期来自:扬子晚报

香港

香港三遇,每一次都是如新的印象。冬季温冷干净,初夏潮湿多风,春末清爽鲜明。记得第一次去是冬季从泰国转机回来,不到二十小时的短暂停留里,一半时间我都躺在北角的宜必思酒店补觉。人往往是由某一次的意犹未尽,才会动第二次专心体味的念头。我跟香港的缘分亦是这样发生的。

然而,有的时候,刻意为之的事情反而愈多意外。抵港第二天,初夏的风球便随着端午节一起,如约而至。久居海岛的人面对风球,经验和装备都很有一套。码头上的快艇船只全部停运,街上的垃圾桶也都被加固了,一副严阵以待的架势,但商业还继续开着,并不耽误做生意。原定去大屿山的离岛看龙舟的计划也因此而泡汤,只能无奈地切换回闲逛的城市漫游模式。

这一次来港是与母亲结伴,我的意愿是深度观览,于她而言,则是久别重游。这一别,别出了完完整整的三十年,她女儿的年纪。父亲年轻的时候有很长一段时间被派驻香港工作,那个时候的香港还没有回归,去一趟的手续和交通都相当复杂。三十年前,她只身一人,跟着探亲旅游团,火车、轮船、大巴,一路颠簸地来到这里,探望新婚的丈夫。至今,母亲还能细细回想起当年的种种惊喜:第一次见到的大海就在维港码头,在码头附近的M&M店里,第一次尝到巧克力豆冰淇淋;在皇后大道的英国裁缝店里,刚刚领到月薪的父亲,没忍住内心的兴奋,一下子给她置了好几套洋服;两个人还根据当地朋友的介绍,坐大老远的车专门去元朗买月饼。

当年的裁缝店早就不见了踪影,比M&M更加精美的巧克力店满大街都是,网红的饼家从网上就能下单,不再需要费劲跑一趟元朗。大海还是大海,香港早已不是父母亲青春记忆中的香港了。

我们在尖沙咀的诚品书店里坐了下来,在饮品部点了一杯冻柠茶和一杯鸳鸯咖啡。百货大楼里是应有尽有的奢侈品、包包和美妆,楼外的街道上步履匆匆的上班族、观光客和提着大包小包的代购买手摩肩擦踵。跟巴黎的上班族常挂在嘴边的“métro,boulot,do-do”(地铁、工作、睡觉)一样,每一个在香港讨生活的人似乎也是没有生活可言的。随意翻翻书,或者偶然发呆,看看窗外的行人,彼此感叹一句这场无休无止的大雨。寸金闹市中的此般“清福”,大概只有像我们这样,真正与这个城市保持距离的异乡人,才能消受得起。

第三次与港岛的重遇纯属巧合,从北京飞去越南的前序航班误点让我不得不滞留途经的香港机场。大方的国泰航空在离机场不远的DiscoveryBay,给所有延误的旅客都订了休息的套房。但在被告知这样奢侈的360度无敌海景房也仅能享用3个小时的消息后,全车的年轻人都默契地选择了放弃。这大概也是我这辈子主动放弃过的最好且免费的住宿了。仲春的夜晚,彼此素昧平生,因为不同航班的晚点而相识的一伙来自四方的年轻人,我们步行到了最近的海湾,躺在柔软的沙滩上,唱张国荣的歌,聊黄灿然的诗,谈自己烦闷的日常生活和接下来的未知旅行。那一夜,我们都是香港的过客,也都曾有过对它的记忆与留恋。

齐美尔在《社会是如何可能的》一书中,提出了都市里“陌生人”的概念,即“今天来到并且要停留到明天的漫游者”。这种既身处其中,又身处其外的中间状态,是人在香港最真实的写照。或者说,在这里,每一个短暂或长久停留的人,我们都是这座城市中潜在的流浪者。人来了又走,港岛的风,一直在吹。

powered by 闻道

本版文章

直播武汉 新闻中心 市民记者 视与听
武汉建设 武汉拍客 众议院
爱在武汉 交友 健康
婚嫁 教育
住在武汉 黄峰淘房 财经
轻车熟路 旅游
乐在武汉 美食 娱乐
美色 猎图
购在武汉 折扣 好享购
消费 生活团
交友相亲
预约挂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