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到二手房,窗外露台曾有人坠亡

买家认为这是凶宅,打官司要退房;法官认为不算,但原房主违背诚信应补偿

20201108期来自:扬子晚报

案情简介:

在一座城市打拼,许多人对房子很在意,会用毕生积蓄购置房产,安家落户。在南京打拼多年的小张也不例外,一直想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结合实际情况,他将眼光投向二手房市场。殊不知,有着一定房龄的二手房或多或少见证过悲欢离合。去年,他在雨花台区购置了一套二手房,不料准备入住时,得知一对母子曾在窗外露台坠亡。这件事在他心里成了“梗”,认为这房子是“凶宅”,与原房主打起官司要求退房。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任国勇 通讯员 朱成龙

认知和预期相悖。综上,案涉《房地产买卖合同》不存在可撤销情形。

买到“凶宅”要求退房并赔偿

2019年8月,小张手里积蓄有限,通过房屋中介找到一处价格合适的二手房,以225万元的价格拿下雨花台区某处房产。在房屋中介的协助下,他与原房主李先生办理完房屋过户手续后,李先生即将钥匙交给了小张,很快小张一家高高兴兴地忙起了装修。

可就在这时,突如其来的一个消息让满心欢喜的小张全家入住新房的好心情全然崩溃。原来,几个月前,就在小张准备入住的这幢楼里,曾有一母亲抱着婴孩跳楼致双双坠亡,而小张所购房屋厨房窗外正对的露台便是事发地点。小张听闻消息后回到家里,从厨房望见该露台时,顿觉不寒而栗,心里十分膈应。为此,小张辗转难眠,多次与房屋中介及李先生协商,要求解除房屋买卖合同、退房还款,但屡屡遭拒。

今年8月,小张将原房主李先生及房屋中介一并诉至法院,请求判令撤销已签订的《房地产买卖合同》,要求原房主李先生退还购房款,并赔偿因购买房屋而产生的中介费、税款、不动产登记费用等必要支出及房屋装修费用、物业费、贷款利息等相关开支。

雨花台区法院在审理此案时,原、被告双方各执一词。原告小张认为,李先生及中介在交易过程中,未向其说明“凶宅”的事实,构成欺诈,应当撤销房屋买卖合同。被告李先生则认为,有人坠亡一事自己也只是听闻,并未亲眼所见,且自己出售房屋是出于其他原因,与房屋买卖并无关系。

调解补偿:

不属凶宅,但原房主违背诚信

在弄清算不算凶宅,及梳理相关房屋买卖的法律法规后,不足以解约退房,但“坠亡事件”是否应当告知?原房主是否违背诚信原则?

法官认为,虽然案涉房屋不应被认定为“凶宅”,但在实践中,发生在房屋附近的坠亡事件往往也会对房屋买卖交易是否成交或房屋成交价格具有一定影响。该案中,坠亡事件发生于2019年4月,李先生于事件发生后,立即停止对该房屋的装修,并于当月将其挂牌出售,由此可认定李先生对于坠亡事件知晓且心存芥蒂,因而急于将房屋出售。

在此情况下,李先生故意对买受人隐瞒事实,有违诚信原则,对纠纷产生负一定责任。经法院调解,原、被告双方达成调解协议,被告李先生给付原告小张补偿款5万元。

法官提醒:

合同中也可对“凶宅”相关情形约定

房屋买卖属生活中重大交易事项,与房屋有关的信息应当予以披露。购房者在买房过程中也要谨慎行之,就房屋情况结合自身喜好、忌讳事项,可向出卖方进行详细询问,也可实地向物业公司、周边邻居等打听房屋情况。同时,建议买卖双方在房屋买卖合同中就“凶宅”等相关情形进行约定,并附加违约条款。

法官说法:

这个房屋算不算“凶宅”?

承办法官充分听取双方意见后梳理分析认为,“凶宅”并非法律概念,无实体法律规范上的准确定义。尽管“凶宅”不是法律概念,却是可以理解的风俗人情,会降低普通购房者对房屋居住使用效用的期待,进而左右买家的购房意向,即使成交也会大大影响交易价格,因此属于应当向买受方披露的事实。如出卖人对“凶宅”事实故意不作披露,则可能构成欺诈,买受人有权要求撤销合同。

法官认为,对于房屋是否属于“凶宅”的判断应符合公序良俗,以社会公众一般认知为标准:1、死亡形式,应是非正常死亡,生老病死属于自然规律,不属于“凶宅”的衡量因素范围;2、死亡地点,应发生在房屋主体结构内或者专有的空间场所,至于电梯、楼梯间及车位等公共区域则不应属此范畴内;3、双方约定,若交易双方对“凶宅”范围、情形有特别约定,在不违反善良风俗的情况下,尊重其约定。

该案中,坠亡事件虽系非正常死亡事件,但发生地点并非在案涉房屋主体结构或专属范围内,而是在案涉房屋外、位于一楼的公共露台处,且双方在交易过程中并未对“凶宅”有过超越一般认识的特别约定,同时死亡人员亦非案涉房屋居住使用人员,因此案涉房屋不应认定为“凶宅”,否则即与大众的一般

同是酒后驾驶电动车发生事故责任各不同

扬子晚报讯(通讯员 蔡蕾 江公宣记者 梅建明)11月4日,南京麒麟交警中队辖区初宁路上,两辆电动车相撞。民警赶到后发现,骑车人李某是逆行,另一骑车人方某则满身酒气。经检测,方某体内酒精含量21mg/100mL,是饮酒后驾驶非机动车。由此,民警判定逆行的李某负事故全部责任,但也对饮酒的方某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教育。

无独有偶,在江宁横溪集镇上发生了一起电动车跟轿车相撞的事故。横溪交警中队民警到达现场后发现,骑车男子刘某满脸通红,一身酒气。经检测,也是酒后驾驶非机动车,且闯了红灯。刘某辩称自己是非机动车,属于弱势群体,机动车必须要让行。对于刘某的错误观点,民警对他进行了一番普法教育,同时对其酒后驾车的行为提出严厉的批评,并判定他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

车主报警车“被撞”一查竟是逃逸车辆

扬子晚报讯(通讯员 沙学祥 记者梅建明)近日,南京谷里交警中队接到市民报警,称在等红灯时被后车追尾,肇事车闯红灯逃逸。民警立即调取监控,发现是一辆白色汽车,但看不清车牌。

次日上午7时许,该交警中队接到另一起警情。报警人黄某称停在厂区宿舍门口的车被撞,对方逃逸。民警通过调取黄某车内的行车记录仪,惊讶地发现,黄某的白色宝马车就是前一晚的肇事车。黄某却表示,车辆停在厂区几天都没有动过。随后,民警通过厂区的监控发现,该车曾出过厂区,但很快就返回。

民警细查之下发现,原来是黄某同宿舍的左某私自拿了他的车钥匙,因自己没有驾驶证,撞上前车后怕承担责任,又连闯两个红灯后返回厂区,并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这件事。由于左某的“无知”行为,不仅要赔偿高额的维修费,还将面临被拘留的窘境。

调头车未让直行车

两车相撞交警这样判

扬子晚报讯(通讯员 江公宣)近日,南京秣陵交警中队接到报警,称苏源大道发生两车碰撞事故。民警调查发现,刘某驾车在苏源大道悠谷路调头时,因违反交通规则,与直行车辆发生碰撞。

事故中,刘某驾车行经没有信号灯和交警指挥的路口,调头时疏于观察,未让直行车辆先行。为此,刘某负主责。杨某驾车行经路口时,未减速慢行负次责。杨某对事故认定不服,拨打12345投诉。民警联系杨某并解释称,调头车与直行车相撞的事故中,直行车具有通行优先权。一般而言,是调头车负全责。但根据交通事故责任划分规定,交警部门应根据当事人的行为,对发生交通事故所起的作用及过错的严重程度,来确定事故责任,从现场来看,这个判定没有问题。经过解释,杨某也同意了该判定,表示自己以后会多加注意。

powered by 闻道

本版文章

直播武汉 新闻中心 市民记者 视与听
武汉建设 武汉拍客 众议院
爱在武汉 交友 健康
婚嫁 教育
住在武汉 黄峰淘房 财经
轻车熟路 旅游
乐在武汉 美食 娱乐
美色 猎图
购在武汉 折扣 好享购
消费 生活团
交友相亲
预约挂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