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的行走中,大江……

20201106期来自:扬子晚报

这些年的行走中,大江大河见过不少。我觉得,它们每一条都有自己独特的魅力。

乌苏里江是什么样的呢?它如同神话中的织女,由天上来,自带着大气雍容;又在人间缱绻日久,多了些凡间的烟火。江水安静,空阔的江面不显其远,对岸的山树朦胧——那是俄罗斯的地界,仔细看看,山顶的哨所隐约可见。

我沿着江堤台阶走下去,走过细沙江岸。江水清浅,水底的沙石清晰可见。由于江水的润泽,这些细沙小石都微微泛着光泽。细细瞧,还有褐色、黑色壳儿的小小蜗牛一动不动,你一碰它,它就缓慢地蠕动着身子。

堤坝上有位老人家招呼我,走上去和他闲聊起来。

老人家很健谈,说起当地的风土人情,兴致勃勃:妻子怎样怎样、儿子怎样怎样、媳妇怎样怎样,还有可爱的小孙子……他突然冒出一句:咱家就我是少数民族。我说,您是赫哲族人?他愣了一下,哈哈笑起来,说,他们都是赫哲族,就我是汉族。娶了赫哲族的老婆,后来又娶了赫哲族的儿媳妇,生活习惯就都依他们了。我说,您可以让他们都改成汉族啊!老人家乐了起来,满脸的皱纹随着笑容,漾成深秋的菊花。

“我们这里一江四河,鱼多,那‘三花五罗’好吃呢,去尝尝吧。”答应着老人家热情的介绍,我们迈开离开的脚步。

绕过江风扫净的长堤,把江里小渔船飘起的《乌苏里船歌》牵成浪漫的咏叹调,在身后悠长地回荡。

powered by 闻道

本版文章

直播武汉 新闻中心 市民记者 视与听
武汉建设 武汉拍客 众议院
爱在武汉 交友 健康
婚嫁 教育
住在武汉 黄峰淘房 财经
轻车熟路 旅游
乐在武汉 美食 娱乐
美色 猎图
购在武汉 折扣 好享购
消费 生活团
交友相亲
预约挂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