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庆瑞的诗

(三首)

20201026期来自:扬子晚报

《家》中的梅表姐

那么咳出的血也迸作花瓣开一个灿烂给严冬看

高家的深宅大院不适合生长爱情

一把古老的铜锁

锁住了所有的人性那一副耳环

快速滚过了青春期在此戛然而止

终止成干枯的年轮用箫声冲泡的药

治不好你的病一咳是春

再咳已成秋了结核蚕食的肺叶

没有鸟来筑巢既然姓梅

就不该错过花期

孑然一人 躲在

第97章回里焚烧诗稿隔着时间

我们无法扑灭那盆火苗谁忍相看 生命之火

作最后的舞蹈阖上书页

依然听到诗韵在爆一阵轻咳

来自窒息的清朝我匆忙开窗透气

powered by 闻道

本版文章

直播武汉 新闻中心 市民记者 视与听
武汉建设 武汉拍客 众议院
爱在武汉 交友 健康
婚嫁 教育
住在武汉 黄峰淘房 财经
轻车熟路 旅游
乐在武汉 美食 娱乐
美色 猎图
购在武汉 折扣 好享购
消费 生活团
交友相亲
预约挂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