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摄像头或把摄像头扔床底

20200909期来自:扬子晚报

疫情期间,陈先生给儿子房间装了一个远程监控的摄像头。“我们是双职工家庭,没有老人在家,孩子今年又是六年级,小升初关键的一年,为了孩子的学习和安全着想,我们给他房间里装了一个机器人的摄像头。”

陈先生说,一开始儿子并不知情。这个摄像头是一个小机器人,儿子有一天挺好奇,把它当玩具玩了好久。突然,屋里传来一个声音“玩够了没有,赶紧写作业”,这声音把儿子吓了一大跳,到处寻找声音是哪里来的。“爸爸在远程看着你呢!”儿子才知道自己房间里装了监控,很不高兴。第二天儿子用布把机器人摄像头包裹起来,扔到一边。陈先生严肃表示,不可以这样。两人争论了好久,最后陈先生跟儿子妥协,监控继续,允许儿子在完成学习任务的情况下适度地放松娱乐。

王女士在儿子四年级的时候就在儿子房间里装了摄像头。“当时是因为我每天上夜班,他爸爸要出差,我们不放心孩子一个人在家,就装了监控,一是为了让孩子好好学习,二是为了孩子的安全。那时候儿子还比较小,虽然不高兴,但是能接受。”王女士说,晚上儿子会跟我说话,比如“妈妈,我的作业做到哪里了”“妈妈,好像有人敲门”……

儿子渐渐大了,对摄像头越来越反感,第一个摄像头被他用彩色铅笔涂糊了。后来又装了一个摄像头,他有时候会把摄像头转个方向让我看不见他,或者干脆拔掉电源。

家长赵先生也有给儿子装监控的经历,不过两个摄像头最后都光荣牺牲了。“第一次,孩子还小,二年级下学期的时候,我们在他房间房顶上装了一个小的扁扁的摄像头。孩子并不知道,在屋里各种上蹿下跳,突然屋里传来妈妈一声吼,把他吓了一跳。后来妈妈告诉他‘这是摄像头,你干什么,妈妈都可以看得到’。后来类似的事情又发生了几次,孩子开始恨这个摄像头,直接把电源给拔了。”赵先生说。

儿子上四年级上学期的时候,赵先生觉得有必要抓孩子的学习了,又在儿子房间的双人床的下铺上装了一个球形的摄像头。闹了几次以后,他就把摄像头拔下来,扔到床底去了。床底很矮,大人也不好拿,于是这个摄像头无疾而终了。

powered by 闻道

本版文章

直播武汉 新闻中心 市民记者 视与听
武汉建设 武汉拍客 众议院
爱在武汉 交友 健康
婚嫁 教育
住在武汉 黄峰淘房 财经
轻车熟路 旅游
乐在武汉 美食 娱乐
美色 猎图
购在武汉 折扣 好享购
消费 生活团
交友相亲
预约挂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