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褪猪毛被当成“领导”人送外号“张厂长”

20191130期来自:扬子晚报

“目前养的豫西黑猪共有1600头,最多的时候有2000头。这么多猪,想养好不容易,要做好多统计。”张志远介绍,她每天除了和工人们一样做着喂猪、打扫猪舍这样的体力活,还要做很多统计工作,大学所学的会计专业倒真是派上用场了。“每头猪生下来后都要做编号,以后它们在猪场整个生活过程都要做记录,什么时候该打什么防疫针等等都要记录清楚。”

张志远还要给猪褪猪毛,他们家养的豫西黑猪,猪毛很硬很难褪,能把手扎破。“我开始的时候还不会褪猪毛,就去县城的屠宰场观察人家的白猪怎么褪猪毛的。屠宰场是一个很血腥的地方,里面基本上都是大叔大爷,很少有年轻人去,更别说年轻的小姑娘了。”张志远告诉紫牛新闻记者,那天她是去“偷学”褪猪毛,结果发现干活的工人们都十分卖力。后来她才知道,那些大叔大爷以为自己是去监工的“领导”。“之后我再去屠宰场,大家都专门跑过来和我说‘以为你是领导呢’。”有人开玩笑喊张志远“张厂长”,她也因此有了这个外号。

通过不断地学习,如今的张志远对猪的喂养、剔骨、切肉、卖肉等等流程都很精通。“我父亲说,你要想做一个领导者,你必须先自己清楚每一个流程怎么走。知道猪是怎么养大的,知道猪是怎么分割的,知道猪卖了之后有哪些消耗,这些都必须去亲身经历。”这位大姑娘“猪倌”跟记者讲得头头是道,话里透着一股认真劲儿。

powered by 闻道

本版文章

直播武汉 新闻中心 市民记者 视与听
武汉建设 武汉拍客 众议院
爱在武汉 交友 健康
婚嫁 教育
住在武汉 黄峰淘房 财经
轻车熟路 旅游
乐在武汉 美食 娱乐
美色 猎图
购在武汉 折扣 好享购
消费 生活团
交友相亲
预约挂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