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近寺的雾

20190823期来自:扬子晚报

陈晓冰 全国畅销书作者,长期从事教育与宣传,现供职于宣传部、文联,著有《跳动的随想》、《诗言师话》。

我是上了大学之后才知道,村庄的形态远不止家乡那一种。山里人家沿着河沟建房,长成了长溜溜的村子;平原人家在自家的田里建房,散落成点点的人家。而老家句容市边城镇一带是典型的丘陵地貌,一家挨着一家,聚在一起,四周围是高高低低的农田。村子是农田的圆心。

站在门前一眼望去,缓缓的坡,层层的田,没有断崖式的大起大落,只是一层层地隆起,或是一点点地下缓。放眼望去,地势一点点地缓下去,一去就是一两里地;再升起来,一升又是一两里地。这样起起伏伏的地形最宜生雾了。

我的家与外婆的家分别站在两个山冈上,在农田起伏的两头。两个村子像镶在盘子的沿口上,而照近寺正处在盘底。

照近寺建在低洼地的一个小土丘上,约摸有二十来米高。村东头的坝(小河)紧贴着他的脚底流过,所以雾来得特别早,却散得比村子里慢。

我们早早地被母亲从床上撵起来,心里多少带着些起床气。站在门口刷牙的时候,迎面而来的是凉凉的湿气,天地都浸在浓得化不开的米汤里。只有天边泛出一抹微微的光,感觉到天就要亮了。我们嘴里嘟囔着:“这么早起来干吗?”这样的清晨,连太阳都被这米汤泡得无能为力。

村庄依旧十分宁静,但雾已经醒了。这时候,平淡无奇的早晨因为雾的缘故多了几分乐趣。鸡鸣、牲畜的低吟,脚步声,尤其是每家每户晨起清扫园子的“唰唰”声……那些熟悉的,不熟悉的声音时断时续在传来,却见不到人影。热情的邻居对着迷雾打问候,又从迷雾中传来回应的声音。

早饭过后,雾开始流动起来。村东一里地外的照近寺慢慢地从浓雾中隐现出来。雾渐渐往下沉着。先是露出照近寺高高的树冠,再是房顶的黑瓦,接着是红砖墙、草垛。最后,照近寺的两排房子隐约地现出来了。向外婆家望去,整个硕大的碗里,照近寺像浮在水中上的一撮茶叶,抑或是国画中被浓墨点缀在云海中的一叶扁帆,只是没有海的波澜。

雾中的照近寺静默又奇妙,周边纵横的田埂,参差的树木,深情的稻田,散落的坟茔,修长的苇丛……好像都在呵护着它清晨这片刻的宁静。我惊讶的是,熟悉到没有感觉的家门前,竟隐藏着如此惊艳的自然造化。这清晨的雾气,将天地连成了一片,像是悬着的一张硕大的宣纸,只用极淡的水墨在上面轻轻一抹,便有了树的倩影,屋的身形。平常所见的一切都变得若隐若现,似有还无,都溶解在了这无边的晨雾中。再仔细看,那屋顶上涌出的是炊烟吗?只一缕,便又淡淡地消解在了这晨雾中,分不出哪片是烟,哪片是雾来。就像是画家蘸错了

墨盘,再用洗笔的清水点了一下,便虚幻、空灵地晕开了。

照近寺的雾,静得舍不得消散。

村子里的人日出而作,忙碌在菜地田头,没有欣赏景致的心情。本已身在仙境中,何需驻足再流连。倒是母亲为了骗我们起床,会诱惑我们说:“快起来,看,今天照近寺特别好看。”我们多半以为这是骗局,却不想,不经意间被惊艳到了。

迎着将散未散的雾气,蹚着湿湿的露水,我将家里的小羊牵到照近寺下的坝埂上,用桩插好。回家的途中,踢着草叶上湿漉漉的露珠,听着小羊咩咩地不舍地叫唤着。一转身,整个的照近寺完整清晰地呈现在了面前。

噢,照近寺的雾这才散尽了。

已经好久没再见到照近寺雾锁的清晨了。偶尔想起,记忆还真切得让自己惊讶。原来家乡已经悄悄地将她的馈赠塞进了每个孩子的背囊,照近寺已经将清晨的雾气染成了底片,存放在了我的心里。只要稍一触碰,回忆就能有滋有味地流淌。

powered by 闻道

本版文章

直播武汉 新闻中心 市民记者 视与听
武汉建设 武汉拍客 众议院
爱在武汉 交友 健康
婚嫁 教育
住在武汉 黄峰淘房 财经
轻车熟路 旅游
乐在武汉 美食 娱乐
美色 猎图
购在武汉 折扣 好享购
消费 生活团
交友相亲
预约挂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