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夏天

20170521期来自:南昌日报

初夏悄悄地来,饮食也随着季节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街上小卖部的冷饮散发出迷人的香味,让我跃跃欲试地想去用舌尖一尝那凉爽。

走到小卖部,买一元钱的赤豆冰棒,化在口中,顿时有一种直沁肺腑的清爽惬意。这种感觉迟钝了好久,如今终于苏醒了。其实对于一个季节,最先有感觉的就是我们的味蕾。在老家,妈妈体质虚弱,一到夏天,她的饮食就要清淡起来,一吃稍微油腻的东西,心里就发慌。而我每到这个季节,都要在电话里提醒她早早准备一些消暑的东西,比如绿豆、竹叶茶,多吃园子里的蔬菜水果,不要忘记常喝白开水,注意适当午休等等。

一年四季风景各有各的好,而我在儿时最喜欢过夏天。夏天是个草木葱茏、万物生长繁盛的季节。一旦进入夏天,即使是在上个世纪物质贫乏时期,我们也不用担心遇到青黄不接的饥荒。小时候去村里的小学上学,中午放学回来走在路上,肚子饿了,我和小伙伴们就顺手从郊外小路周围的麦田里捋一把青涩抽穗的麦子。麦子刚刚抽穗,还扬着清香,我们就把它放到手心里揉搓,脱掉它们的外皮,放到嘴里咀嚼。一路走着,一路吃着,笑语吟吟,撒落在绿荫下。初夏的麦穗是我记忆里最香的零食。

逢周末,我和妹妹做完作业,就拿着铁锹,带着瓷盆,穿着短袖衬衫大裤头,下河去摸鱼逮鱼。乡下的水塘多,夏季又是鱼儿繁殖旺盛期,随便找个水浅的地方,就能逮到鱼。站在水塘里,我用铁锹挖泥土打埂子,妹妹下去试水深浅。从水塘的两头打好埂子,一人一个瓷盆就开始刮水。将水刮得能看见水底的鱼了,我们两个就找准目标一起上去按住鱼头。鱼是滑头的东西,草鱼憨厚,好逮,一抓一个准,乌鱼难缠,总是滑溜溜的,从我们手里跑掉,还常常弄得我们四脚朝天滑倒在水里,狼狈不堪。每每有收获,不等大人动手,我和妹妹就将它们放到火叉上烧着吃,气得妈妈直骂我们贪吃。

我出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没有经历过上山下乡的磨炼,但是我有过上树摘果、下河摸鱼的别样生活。初夏一到,端午前后,乡下的屋后桑葚就熟透了,甜甜的,酸酸的。我们在乡下吃过野生的桑葚、杏子、桃子。偷过邻居地里的黄瓜、西红柿。我们那时吃的都是土生土长的夏季时令食物,野果蔬菜,它们不是珍贵佳肴,但绝对是绿色食品。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