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书情怀

20170319期来自:南昌日报

郭玉琴

闲暇坐在春夜的被窝里,读读古人用纸笔抒发的乡愁情思,实在是一种中国古典文化美的享受。“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这是诗人岑参托人捎家书时留下的乡愁履痕。他彼时远至西域赴任,想必十分思念牵挂家中的妻儿老母吧。可是离家万里,在只有轿子和轻骑快马的唐朝,一封家书说不准要走一个月甚至一年。这样慢的速度,要几时才能传达两地的牵挂与思念呢?在这样的惆怅岁月中,遇到一位准备返乡的同僚故友,便让岑参欣喜得连纸笔也忘了拿,直接让同僚口述转达他人在外地、心系家里的迫切心情。

故乡是一个人的根,树高千丈叶落归根,古人和现代人的乡愁同样的情真意切。但是岑参若是生活在现代,我敢肯定,一他不会愁没有纸笔,遗憾没有将要说的话全写在纸上;二他也不用托老乡给家人带口信,而可以直接拿起手机与家人联系;三是他乡遇故知时,不会有那样强烈的喜悦,因为在这个千里一日还的时代,遇见老乡是家常便饭。

读岑参的“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我才发现,同样是离乡背井,乡愁郁结,我却根本没有诗人的那份惆怅到无法排解的情怀和对一封家书、一句平安口信的重视和殷殷期待。遇上一个科技高度发展的快节奏生活时代,属于诗人的那份乡愁正与我们渐行渐远。电子科技可以让人们忽视距离,但是总有些时候我感觉心还是冷冷的,无处安放。

就像昨夜,我和一个离家四十年的故交好友在微信上话家常。本来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可是一不小心说漏了一句私密话,对方就立马紧张地回复道:说话要当心啊,手机可能被人安插了监控,随时都有可能泄露隐私。于是,我也很紧张地删除了刚才的内容。不久,她又很认真地提醒我,千万要当心,现在这个网络社会,人没有一点安全感,不管是手机通话、微信聊天或是QQ,都有监控记录,有什么重要的话还是见面说比较安全。

没有隐私,说私房话、家常话,都如坐针毡,那还说什么,不说也罢。之所以怀念古代书信传情,是因为那时的家书字字句句都情真意切,而不是像我和故交昨晚那样,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地删着。少女时代,外地求学时的一封封家书,累计起来够出一本书了,同学毕业后,初别一两个星期就要通一封信……那时的我们多么快乐,多么轻松。如今,还有几人眉头轻舒,飞鸽传情?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