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HUAGANPO播撒人文馨香播撒人文馨香

20201120期来自:江西日报

流风余韵 光照古今

吉水县“中国进士文化园”里的状元阁

求,被认为是谷村绵延不息、蔚为大族之关键所在。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今天谷村的家风又有了新的发展,并被赋予了新内涵。在谷村进士文化展示馆的显眼处,新的谷村家训赫然在列。其中家规12条,有“从贤”“表率”“戒许”“戒争”“戒诈”“戒挟”“戒嬉”等,对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作了详尽的规范;家训3条,则从“听从祖考遗训、孝敬父母恩师、兄弟互助恭让、夫妻和睦共商、宗族亲疏必和、严守为人厚道……”到“为人不玷辱祖宗、为人务本努力向前、为国为家建功立业……”,既接续了先祖的核心家族遗风,又有了新的时代价值。

谷村因历史厚重、教育兴盛、人才辈出、,获得了“进士村”的美誉,为“三千进士冠华夏”的庐陵文化打底着色。如今,吉水县打造的“中国进士文化园”、进士博物馆等文化地标,深挖吉水进士文化遗产,展现庐陵文化精髓,以文促旅,以旅彰文,不断提升吉水文化旅游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这些举措,正成为这方神奇土地上的人们新的文化振兴实践。

在谷村召开的进士文化研讨会上,南昌大学谷霁光人文高等研究院院长黄志繁认为:“谷村的文化底蕴深厚,值得人们不断去发掘与弘扬。文化需要不断去说,不断去传承,不断去实践,否则文化就凝固在这里了,就鲜活不起来。这次能在一个小村开一个全国规模的学术研讨会,聚集了各地的学者、专家,我觉得这个意义非常重大,也肯定会有收获。”

吉安市博物馆馆长李希朗,多年来致力于《谷村仰承集》的点校出版工作。作为谷村的后裔,他说这是他为谷村做得最值得欣慰的一件事。

“30多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了解到谷村有一部志书——《谷村仰承集》,清代乾隆版的叫《谷村记》,没有标点符号,还是用那种横排整理的,大多数人看不懂。我仔细研究《谷村仰承集》,发现它是一部非常完整的村史,在中国的古村落里面这样完整的村史,几乎找不到。我觉得要把它整理点校出来,让老百姓看得懂这部书。我从2003年开始点校工作,中间因工作繁忙搁置了一段时间,2013年我到吉安市博物馆当馆长,就又捡起来重新接续这项工作,2015年终于如愿出版,这对于谷村的文化弘扬,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李希朗如是说。

同为吉水人的江西省作协副主席、作家江子认为,谷村这么小的一块地方,出了那么多的进士,是人才密度高度聚集的地方,也是文化承载度与库存量非常大的一个村庄。谷村的文化元素很丰富,宗祠、书院、匾额、族谱、乡规、民约、民俗,在今天都能找到印记。村庄是最好的博物馆,村庄在,就可以沿着乡音找到回家的路,就能在跨越哪怕数百年时空后,依然能和先贤们的精神完美对接,这就是文化的力量。

庐陵文化研究专家李梦星坦言,谷村这么多文化资源,值得开发利用。如收集资料,策划出版若干故事集、民间传说、研究文集等系列书籍,做成系列文化产品,把研究与普及结合起来,才能把谷村的进士文化推向更大的范围,产生更广泛的影响力。

让吉安文史研究学者汪泰荣有些遗憾的是,《谷村仰承集》里面所记载的一些祠堂、府第、宗祠牌坊等等,在岁月的洗涤中,很多都已经消失不见了。20年前他到谷村,当时的老村长就说,好多古迹都没有了,这是很遗憾的事情。谷村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南禅寺,是宋代大观年间修建的,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文物古迹,王阳明平定叛乱是在这个地方决定的,这也是在吉安能够找到王阳明有确切活动记载的地方,如果能重建并在此设立一个纪念馆,对于打造与提升盘谷镇的文旅融合,是一个契机。谷村还有大量的古戏台与书院,如果能够恢复重建一部分,对谷村的文化传承,也大有裨益。

这些年,谷村的文物保护工作正在不断加强,几年前,村里现存最古老的护吉大庙,通过多方努力,筹集到一百多万元进行了维修,还被列为江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盘谷镇党委书记吴卓告诉记者,吉水县正积极策应市委、市政府全域旅游发展战略,迈出“文旅强县”的铿锵步伐,盘谷镇不断挖掘进士文化,通过三年多的规划和建设,谷村进士文化园和仰承苑相继建成开馆,一批古建得到了较好的维护,这是推进文旅融合的具体行动。谷村正以强烈的历史担当,将优良的庐陵文化代代相传,绘就新时代文章节义、吉山秀水的美好画卷,让“进士村”的美誉流风余韵,光耀古今。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