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如钢铁也成绕指柔

20190107期来自:滁州日报

□王丽丽

我一直认为作为一名科任老师,只需教学业务上把好关,平时上好课就行了,以提高学生的文化成绩为己任,至于德育问题交由班主任即可,不必太劳心费神。正因为有着这一思想,在今年接手高一文科小班时,在语文课代表这件事上就让我栽了个不大不小的跟头。

事情还得从开学之初说起,虽然知道文科班女生多,当我第一次走进教室的时候还是暗暗吃了一惊,全班50个人中,只有8个男生,虽谈不上众星捧月,也可以说是屈指可数了。我按照班主任的推荐,请女生吴弦弦担任语文课代表,可她却站起来毫不留情面地说,要搞学习,不当。望着全都陌生的脸,我有些着急,那找谁当好呢?这时一个男生站了起来,说:“老师,我愿意!”我才知道他叫王少石,戴着眼睛,蛮机灵斯文的样子,不错嘛,工作有主动性,看样子应该是个不错的人选,于是当场我就确定了此事。

可在慢慢的接触过程中,他工作的状态让我纠结无比。原因是王少石虽性格开朗,但极为大大咧咧,丢三落四,自己的语文作业都是乱涂乱画,发下来的语文试卷十次有九次不知搁哪,交上来的语文作业本不用看名字,页脚最卷的就是他的。众所周知,科代表是老师教育教学工作的左膀右臂,更是全班同学学习的典范和楷模,一个学习习惯和生活习惯如此散漫的学生担任语文课代表如何服众?

果不其然,收发作业,作为课代表的一般常规工作,在他那儿都是困难重重。高一的基础训练很多,每天他去收班上其他同学的作业的时候简直就是一场混战,让人崩溃极了,收了多少本,不知道,至于哪些同学没交,就更不知道了。给他专设一个作业记载本,今天记录了,明天又忘记了,后天干脆连本子就找不着了,为此我没少批评他,有时甚至火冒三丈地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批评他,但却见效寥寥。

这天上午,我在办公室一边备课一边等着王少石将昨天布置的作业交上来,可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一节课过去了,两节课过去了,眼见着一上午都快过去了,我只好请前去上课的老师帮忙催促下,但仍不见踪影,最后我只得气冲冲的跑到教室,因碍于有老师在上课,我站在门口瞪着他,他看见我,吐了下舌头,不好意思的说:“我忘了,等会交来!”我肺都快气炸了,心里想着:说好了今天一早收上来的,还等?刚才干嘛去了?在办公室又等了一节课,他才抱着本子过来,他刚想解释,我劈头盖脸的说道:“你什么意思?我等了一上午,请了多少人催你,你什么意思?什么都搞不好!”办公室的老师也被我的大声给怔住了,他没再说话,本是愧疚的表情突然变得不屑,把本子往我桌上一丢,冷冷的说了句:

“这课代表,我不当了!”说完扭头就走。

“你,你,你给我站住!”他没有停下脚步,把满脸通红的我尴尬地留在办公室。从来都只有学生听从我的命令,这次王少石用他的行为给我当头一棒。

我冷静了下来,我知道,强扭的瓜不甜,他要真不当课代表了,我也奈何不了他,换人的方式很简单,但有了他的前车之鉴,谁会愿意肯做这个既得罪老师又得罪同学的工作呢!就算有,他心里的疙瘩不解决,以后别人工作起来,他也会唱反调的,总之,头疼的很。

我毕竟是教师,以教书育人为己任,此时我希望能用更符合教育规律的方式去解决问题,作为十六七岁的高中生,身心发展变化是很大的,叛逆冲动的他们极易把自己和别人刺得伤痕累累,作为教师虽不能一味妥协,但在处理与他们的矛盾上应要多思考如何用更灵活更有智慧的方式去解决问题。我决定收起刚才的怒气和锋芒,向他“示弱”。

下午,我调整好心态,走进班级,班上许多同学已经知道了上午的事,有的在下面窃窃私语,有的默不作声,都等着看一场好戏,王少石也认为我来者不善,用仇恨的眼睛盯着我,他似乎已做好与我战斗的准备了。我换了副很痛苦的表情:“同学们,上午发生了一件很不幸的事情,我的得力干将王少石将我‘抛弃’了,炒了我的'鱿鱼',我好可怜,别的老师都有课代表,有的老师甚至有两个,而我一个都没有了!”说到这里,同学们都笑了起来,王少石也不好意思地笑了,他可能没想到老师没有继续以前的强势,反而示弱起来,我继续说到:“我现在也没办法了,只有等他消消气,这段时间几位组长辛苦下,帮忙收下作业吧!”说完我就开始了上课。

下课后,王少石主动来找我,他首先为对我的冲撞道歉,然后谈了下他工作中的一些情况,包括委屈,因为平时我常在同学面前批评他,他觉得挺没面子,有些同学也趁机起哄,他喊着收作业,有同学就唱反调,有的甚至说:“我交了啊,该不是你给我丢了吧?”所以他每次收作业都收不齐,又怕我责备,只得一拖再拖。了解情况后,我也为我平时关心不够向他道歉,作为老师,没有估计他工作中的难度,方法太简单粗暴。相互道歉后,我们互相敞开了心扉,共同商量起日后的工作该怎么办?我肯定了他有一颗积极上进的心,但必须改正自己学习中的坏毛病,工作中遇到问题,不要跟同学起冲突,处理不好的,记下名字由老师处理。一番交谈后,他的心结解开了不少,我也轻松了许多,师生二人在黄昏下的办公室走廊握手言欢。望着他一蹦一跳欢快离开的背影,我心中的石头放下了,中午的愤慨和担心也随之烟消云散。

此时此刻,我不禁想起一句歌词:“再怎么心如钢铁也成绕指柔”,其实教育又何尝不是如此,所谓学有学法,教无定法,我们的老师常常以知识和道德权威形象出现在学生面前,为的是让他们崇拜或者屈服,其实当你低下头来,蹲下身来,化刚为柔,你仍会是学生心中那座值得仰望的高山!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