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流沙河去世

20191124期来自:西海都市报

23日下午,著名诗人、作家流沙河因病去世,享年88岁。

流沙河本名余勋坦,1931年出生于成都。在多年的创作生涯中,他著有《流沙河诗集》《故园别》《游踪》《流沙河诗话》《锯齿啮痕录》《庄子现代版》《流沙河随笔》《Y先生语录》等。

他的诗作《就是那一只蟋蟀》《理想》还被中学语文课本收录。迄今为止,已出版小说、诗歌、诗论、散文、翻译小说等著作22种。

流沙河走上文学创作道路很早。他4岁开始研习古文,做文言文,1947年春又考入省立成都中学高中部。和当时许多热爱文艺的青年一样,流沙河的兴趣迅速转向了新文学。

1949年,他以最高分考入四川大学农化系,很快开始以饱满的热情追逐自己的作家梦。1950年,流沙河出任《川西农民报》副刊编辑。此后又调入四川省文联,任创作员、《四川群众》编辑。

1957年1月1日,他提议并参与创办的《星星》诗刊正式建立。《星星》与广大读者见面后,曾收获许多好评。

1982年,流沙河在诗刊《星星》上开设专栏,介绍台湾现代诗。据悉,著名诗人余光中是在1982年3月的《星星》上正式与读者见面的,流沙河也是第一个把余光中诗作介绍到大陆来的人。

后来,流沙河把上述专栏这一系列集结出版《台湾诗人十二家》。正因为流沙河的欣赏和推介,余光中在大陆有了广泛的知名度。

有趣的是,1982年夏,余光中给流沙河写信,说起四川的蟋蟀和故园之思。之后,他又在《蟋蟀吟》中写下“就是童年逃逸的那一只吗?一去四十年,又回头来叫我?”流沙河感慨之余,写了《就是那一只蟋蟀》作答。

因为《就是那一只蟋蟀》和《理想》,流沙河成了上世纪80年代很有名的诗人。但出人意料的是,没过多久他就宣布封笔,不再创作诗歌了。流沙河说:“那时候名声很大,但我的脑子是清醒的。我的诗都是骨头,没有肉。尤其是读过余光中的诗后,我说算了算了,不写了,我怎么写也写不出他们那样的好诗来。”

平时,流沙河也很喜欢读书,凡是有兴趣的书都要读,甚至还曾开玩笑地说过愿做一个职业读书人,“我对阅读有高得很的兴趣,每天非要阅读不可。要写什么东西,有时还提不起兴趣,所以想来想去,就给自己开玩笑,就说做一个职业读书人。”

1996年,从四川省作协退休后,流沙河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每日读书、写字。2009年开始,流沙河在成都市图书馆开始了固定讲座,讲宋词、论诗经,获得读者们的欢迎。

在家中,他则专注训诂,说文解字,孜孜不倦地做研究,写出了《白鱼解字》《正体字回家》《文字侦探》等专业著作,这也是流沙河研究汉字的心血。有人说,研究文字训诂音韵的学问稍显枯燥,但流沙河却认为,“一个字就是一个故事,有趣得很。”

2019年9月20日,流沙河与马识途、王火、王尔碑、木斧、方赫、白航、刘令蒙(杜谷)、李致等9名从事文学创作70年的四川作家,荣获了中国作协颁发的“从事文学创作70年荣誉证书”。

时间流逝,流沙河的许多诗句依然在流传。你可还记得?

早上开花,晚上凋落

这也让我想到我自己的生命

有时候梦醒,还以为自己在少年

人生短似梦,更好像芙蓉花早开夕败

我在成都的生活,好像也是一场芙蓉秋梦

—节选自流沙河《老成都芙蓉秋梦》理想是石,敲出星星之火;理想是火,点燃熄灭的灯;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