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

(外三首)

20190209期来自:青海日报

我们的春神端坐于伟大的鸡冠之上我们仰望的曙光,伸出臂膀拥抱树木,屋顶和青苔的院墙。热爱的厨房,沿着锋刃的方向

运来脂肪和麦香。一切甘甜的力量从筷子的高度,汩汩流淌。而童年崭新起来,窗棂更加疏朗

掌纹里的阡陌,酒樽里的年份原浆举过额头。此时,有谁经过中堂聆听祖先隐喻的思想,被锁在铜里的糖依旧守着月黑风高的故乡?

陶罐里的水和盐,驮来马匹的铃铛云雀和布谷鸟的天空,蓝得撒谎

这么多枯枝的笔,书写乌鸦的内脏犁铧的故事悄然藏起了镰刀的模样我们的老人漫步在曲折的小巷我们镀金的地平线春神在歌唱

腊八:微时代的一颗豆子老家搬走了剩下一颗豆子老鼠想这一颗豆子麻雀想这一颗豆子我想这一颗豆子豆子想很多豆子很多豆子从麻布口袋里跑出来钻进水磨的磨眼里那个时候应该是狗咬星星的晚上我的小毛驴同样想这一颗豆子

二十四节气之立春我说的春在村庄一个叫东台的地方绿绿的,有冰草的模样清清的,有泉水的明亮近了看蝴蝶的衣裳远了听马的铃铛我说的春是谦逊的不时尚 不张扬贴着黄土的胸膛

炉火庄廓里长出日月今晚,兄弟的炉火,闪烁弟媳的馍馍花开花落母亲在矮凳子上几乎隐去碟子供出一条鱼我在汪洋的茶水里泅渡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