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浅脚印

20200802期来自:中山日报

陈辚

经历童年的懵懂,青年的轻狂,步入中年后,对人生也就有了另有一番的体味:简单就是幸福。

因为简单,所以自然。我们才可以活出纯朴,活出真性情,减少尘世间的复杂的人事关系,人与人能真心诚意相待交往,又不为世俗所累,不做违心之事;因为简单,我们的内心才能舒畅清冽,世界才能空旷明澈,才能有积极向上的人生观,不因个人得失大悲大喜,能从容生活,也能“大度看世界”,客观地理解社会,正确看待社会的不平等和不公正,看到社会的美好,就会有一种“活着真好”的喜悦。

人生只是一个过程。在生命的过程中,不管你是富贵,还是贫穷,或是奢荣,或是低微,都会在这个过程结束时,生前所拥有的一切都与你绝缘而去。唐人杜牧在游览西晋石崇的金谷园旧址时叹吟“繁华事散逐香尘,流水无情草自春。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三国魏诗人阮籍说“人生若尘露,天道邈悠悠。”在历史长河里,天道不可违,若尘露的人生,只有美好的思想和行为才会令人尊敬和怀念,才能长久在人心灵散发芬芳,并唤起人们追求进步和正义,增益幸福生活的憧憬。

2005年春天一个下雨的早晨,我的母亲突然去世了,那时我的境遇处于低谷,但与母亲生离死别后,我的思想发生根本转变,对庄子的“俗观之,贵贱不在己”和索朗达吉上师的“旅途的脚印,放下就是幸福”有了深切的体会,懂得放下挫败的包袱,也对“得之我命,失之我幸”有了深切的理解,追寻滋润心灵富足才是生命最好的归宿。

回忆是有韵味,她让人渐渐认识生命意义,也渐渐走向成长,既可避免错误,也可学会放弃,重新思考人生的幸福观。但如果没有简单的生活态度,就不可能知足心安。人的欲望无限,心就烦恼无边,得不到宁静和欢乐。在这物欲横流、趋炎附势、锱铢必较的尘世间,如果不知足心安,就会烦躁不安,患得患失,必然会有失落感和挫伤感。

庄子梦中化蝶,醒来仍能感到幸福和快乐。老婆过世,他不悲且喜,“方踞鼓盆而歌。”这是圣人的修行,修炼着一颗波澜不惊的心。我没有庄子逍遥胸襟,父母过世至今我仍然很忧伤。唐人李商隐的“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的诗句,更表达我的心境隐隐的忧思。在我看来,“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如果你厌倦了外面世界,就不要留恋或纠结于外面的风景,就该回家去,给心灵一个悠闲的假期;人在遇到不幸,就痛快哭泣,遇到喜事,就应开怀大笑,心有烦躁,就该放下纠结事,跌倒就站起来,继续赶路。人就要这么简单生活,简单表达性情,并心存感恩,感谢给我们生命和养育的父母、教给我们知识的老师,给过我们关心和帮助的人们,并真心尽力帮助别人,才能活出简单人生,让思想拥抱一片宁静的天空,心境自有幸福目光的顾盼。

我很喜欢这么一句话:“活着真好,也很值得珍惜。”生命是多姿多彩的,所以幸福一定在里头。卢梭说:“任何人都是自己幸福的工匠。”人生过程的结局虽然都是死亡,但在人生的旅途中,每个都有权利体验生命,拥有幸福人生。虽然人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但可以选择成为什么样的人。如果抛开那些不可改变的外在因素,不管是追求物质享受的幸福,还是追求精神享受的幸福,只要肯努力,过好生命里的每一天,所有人都可以实现自己的幸福,都能将每个艰辛或平淡的日子开成花,深深庭院,海棠依旧生长,绿肥红瘦。

幸福其实很简单。苏东坡说:“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当你内心处于一种淡泊、宁静状态时,在心灵上培植一株小小的兰花,花开闻清香,花落时自赏绿叶的优雅,即使过的是粗茶淡饭的生活,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甚至在月明星稀,或斜风细雨、或花开花落中,也能有一颗“世事浮云何足问”自在从容的心情,心无旁骛,灵魂有所安放,享受时光流逝的静美,坐拥劳动带来的快乐,感受生活的祥和恬静,“曾经沧海难为水”,身心所感受的已是“除却巫山不是云”,岁月静好。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