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建设实践者举行专题交流会,探讨乡村古旧建筑活化经验和做法

20190610期来自:中山日报

■借助乡村古旧建筑开展遗产教育

广东五邑大学广东侨乡文化研究中心副教授谭金花是“仓东计划”的文化遗产保育行动的发起人。这项计划曾获得过201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区文化遗产奖优秀奖。

在谭金花的指导下,仓东村成为遗产教育基地,在村民筹资和一些基金会的支持下,修复了五座古民居作为配套民宿,建设了社区公园和户外舞台,借助这些空间办起了茶艺社、仓东琴社等;举办大学生建造技艺工作坊、壁画灰雕工作坊,向村民工匠学习传统技艺;在这个教育基地,开展各类深度旅游项目,如教育旅游、寻根旅游、亲子旅游等,在做的时候控制游客量,兼顾村民生活的舒适度。

仓东村没有成为一个走马观花式的景点,仍旧是个村落,游客来这里不是来游玩,更多是体验生活,而居民也会以对待亲戚朋友的态度来相待游客,村落也能延续原来文化和传统、文脉与肌理,以及保留当地人的公共记忆。“保留好自己的传统,才能更吸引外面的眼光,这是一种文化自信。”谭金花介绍。

同样,东南乡建的创始人张明珍也介绍了在福建地区他们尝试将古旧民居改造为更宜居、更现代的民宿。在他看来,乡村建设要注重规划、凸显乡村的个性,要保留乡村的文明,如村志族谱、民俗传承、历史文本等,同样乡村需要运营,发展民宿、乡土物产、加强品牌运营等。

■激发社区内生力量注重参与式设计

我们到底需要一个怎样的乡村?产业最重要还是人最重要?在谭金花看来,“仓东计划”实践的是一种理念,从建筑入手,但不止于建筑,通过社区营造,从人开始,重构村民对社区的归属感,让文化得以传承。

把人放在首位,就要激发社区的内生力量,赢得村民的认同感、自豪感和责任感。谭金花介绍,在修复建筑中,村民是工匠,负责所有的工程、买材料等;他们提供当地文化风俗、生活习惯的建议,参与式设计;在古旧民居的改造上,也要满足基本的现代生活所需,如厕所、空调、wifi、洗衣机、电视等。

张明珍介绍,“修缮古老的庄寨要有资金,我们就找到当地德高望重的长老们,由他们牵头募捐,同时,建设过程中要靠当地的工匠完成。”他也欣喜看到,随着政策的重视和资本的介入,也带动当地的村民自发修缮古旧民宅,并尝试恢复传统民俗等,自发性传承和保育传统文化。

如何激发内生动力来保育古旧建筑?顺德资深文化保育和策划人卢锦驹认为,可以从更多元的活化模式上入手,让古旧建筑产生更多的想象空间。他举例,顺德有很多祠堂,活化的途径可以有陈展馆式,如用作村史馆、名人史馆等;有实景再现式;有场地活化式,如作为书画室、曲艺社、武术馆、公益书屋、旅游咨询中心,甚至可以商业化,如作为茶社和咖啡馆等。

在交流中,各位学者专家都认同,在乡村做古旧建筑活化中,应充分尊重和信任当地社区和村民,做好沟通和理解。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