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树木园

20190207期来自:中山日报

□肖飞

地方。太太问我愿不愿意去?我等太太话音一落,随即回答“一个树苗花圃基地有什么好看的?”太太笑着说:“你也太主观意断了吧,没有见到过的事就轻易下结论。我敢同你打赌,你去了一次之后,准会喜欢上那个地方的。”我见太太的表情是认真的,也许太太说得对,所以我不敢与她“赌”,我只好同她说:“选一个天气好的双休日,我同你一起去树木园看看,领略一下树木园的风采。”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我与太太还有几个亲戚一道,驱车前往树木园。由于时间太早,前往树木园的车辆较少,平时我去一个地方最担心的是找不到停车位,我想今天我们这么早去树木园,应该有大把的停车位。谁知道去了树木园,才感觉到自己的判断是错的。我们到达树木园的时间是早上八点,此时的树木园偌大的停车场所有的车位已经“名花有主”了,连进入树木园的道路边也停放了许多车辆。我让太太和亲戚他们先下车,自己慢慢地去寻找一个比较“安全”的不会扣分的停车位。找了十多分钟,也没有找到一个比较“安全”的,最后,只能随大流,跟随那些已经停放在道路边的车辆停下来,停好之后,我的心里有点“打鼓”,该不会被交警同志抄牌吧。正当我心里边在“打鼓”时,后面的车辆一辆接一辆地跟着停放在道路旁,来迟的车辆连道路旁也没有地方停了,他们只好打道回府了。此时我心里还有点“阿Q精神”,交警抄牌就抄牌吧,反正也不是我一个,数十辆车停在道路旁,意味着有数十人陪着“抄牌”。我望着停车场停满的大大小小的车辆,望着道路旁停放的“车龙”,还有那些找不到停车位打道回府的车辆,我就庆幸自己没有同太太“打赌”,否则的话是输定了。

我将车停好后,连忙打电话给太太,问她们在什么位置,太太告诉了我她们所处的位置,我快步地去追赶她们。没过多久,终于追上了她们,虽然身上有点毛毛汗,但还不至于出现上气不接下气的状态。身临树木园,感觉到不枉此行。森林覆盖率高,负氧离子充分。这个地方虽然名字太普通,甚至会让人产生误解。但是里面的树木、景色了得。漫山遍野的各种树木,像是一片绿色的海洋。旷野中的泥土夹杂着清新的气味,草叶慢慢地探头,在树根,在灌木丛,在你的脚下,安静地蔓延着不为人知的浅绿,像淡淡的水粉。一棵棵松树,

褐色的树干,足有碗口粗,笔直笔

直的,满树的松叶绿得可爱,活像一把张开的绿绒大伞,风一吹,轻轻摇曳。楠木幼小玲珑的,翠叶晶莹,隽秀犹如画笔;一些高大的仁面树,像顶天立地的巨人,又像威武的哨兵,粗大、笔直的树干直插云霄,撑朵绿云,仿佛巨柱冲天……园内有多种珍贵树木,布景非常有设计感。树木园共分科普区、苗圃示范区、生态林建设示范区、科研管理区等四个功能区和十九个小区。树木园特色鲜明,整个树木园主要以乡土树种主打。其中的乡土树种示范区,将广泛种植具有中山特色的树种,如土沉香、四药门花、黄桐、水松等。目前,全国共有各类植物园,包括树木园、标本园等一百多个。但这些植物园的种类均不是以乡土树种为主,更不是以植物系统进化进行布局的,因此,中山树木园的建成将填补我国这方面的空白。

让人赞赏的是,树木园还有包容性。尽管其特点是以乡土树种主打。但除此之外,树木园还收集引种一些外来品种。目前,已收集、引种标本树种一千二百多种,数量达一万五千多株,其中木兰科九十多种,竹类两百多种,含银杏、单性木兰、红豆杉等七种国家Ⅰ级保护树种在内的国家重点保护和珍稀濒危树种九十多种。

我们步行绕山一圈,边走边看边拍照,大概花了两个多小时,临近中午时分才返回。所幸的是,我原来担心的车辆停放在道路旁没有看到违章处罚单,这也就意味着没有被交警“抄牌”。事后有人告诉我,在特殊时间段,暂停放在道路旁的车辆是不会被“抄牌”的。这次的树木园之行,使我意犹未尽,看来下次还得找机会再来。

几个月之后的某天,正值春暖花开的时节,尽管早晨有一点雾,但能见度还是比较高,不会影响到车辆的出行,我与一群文友再次来到了树木园。这次似乎比上次幸运一点,我们一行十几个人,分乘几辆车,都在树木园停车场找到了停车位,不用担心被交警“抄牌”的事情。我们沿着盘山公路顺势而上,此时的树木园,晨雾不见了,春姑娘露出了她微微的笑脸。太阳,红红的光束射过来,像年轻的母亲之手,温柔地抚摸着我们。树林里,小草拂着裤管,春的气息那么真实地贴近肌肤。有露珠停留,在叶尖坠坠不肯滑落。不肯滑落的还有春天的色彩,明亮而轻快。不敢太急,徐徐地移动脚步,印下一条清新的痕迹,象是春天不经意抹过一笔淡淡的油彩。许多的树木都开满了鲜艳的花朵,大家都不肯相让,红的、黄的、白的、紫的,各种各样的花真像一个美丽的大花坛。蝴蝶和蜜蜂都似乎闻到了花的香味 ,都不约而同地飞来采蜜,在半空中飞来飞去。一些小鸟在自由自在欢乐地飞翔着,高兴起来,便唱出清脆悦耳的曲子。有道是:春色

怡人谈复浓,南山花放北山红,杨枝吹做千条线,唤侣黄鹂弄晓风。这里的一切,都显得那样的生机勃勃。

有人说,美景和美女最容易引发人们的感情。我不知道这个结论是否有依据,但触景生情的事还是见过。大概是树木园的景色实在是太漂亮之缘故吧,走了一段路程,这些文友便诗兴大发,还真不愧为是一群文人墨客。其中有人建议在山顶的一个凉亭处,来一个即兴的诗会。诗会的主题自然是树木园,大伙儿即时作诗、朗诵,抒发自己对树木园,对大自然的情怀。到了山顶的凉亭之后,真的搞了一个无奖的即兴诗会。大家你一首,我一首的抒情诗,秩序井然地朗诵起来。有的细言细语,有的激情豪迈,有的婉转动听,有的热情奔放。个个声情并茂地展示在大伙的面前。轮到我时,我也朗诵了自己即兴写的《春聚树木园》一诗“春拂树木添新绿,鸟栖枝头鸣春急。山谷溪流乘薄雾,杜鹃桂花披雨衣。曲径通幽惬意浓,石板阶梯留足迹。人聚凉亭秀诗歌,欢声笑语闹春喜。”我刚朗诵完毕,引得大伙一阵掌声,有人连声说“好、好、好!”我不知道是真的说好,还是一句客套话。管它呢!好不好都无所谓,反正是自娱自乐。

这些年来,我不知道自己去了多少次树木园,总感觉那里是一个日常休闲散步、回归大自然的好地方。树木园,她像一位花样年华的少女,鼓动着飘逸的风情。向喜欢运动、喜欢树木花草、喜欢大自然的人们,展示其诱人的魅力,人们常常会情不自禁地投入她的怀抱。我也不例外,常常在她的“怀抱”里,享受大自然带给我们的快乐。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