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小米

20170903期来自:中山日报

这是仓鼠小米的第一次逃跑。那天后我对它的示弱有了新的理解。看来它是早有预谋,安静乖巧只是假象,养精蓄锐准备逃亡才是它真正的目的。

邓琴

我是在菜市场遇见这只小萌物的。

那天我带着小女去市场买菜。小镇的墟很热闹,从街道一直热闹到市场里面。我和女儿几乎同一时间被一只小小的动物吸引住了,它被挂在走街串巷的商人的担子上,浑身米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身体也一直绕着笼子转圈圈。估计是围着看的人越来越多,小萌物有些紧张了。它此刻也许明白自己的命运,作为一件商品,注定要受别人的控制。有想法就会有悲欢这些情感,动物大抵也如此。女儿的眼睛一直停留在这只小动物身上,脚也挪不开步了。老板果然是老江湖,马上发现了商机,他开始喋喋不休地推销他的商品。我于是知道了这小萌物的名字,原来竟是金丝熊,仓鼠的一种。好养,也好玩。不信看看,它还会跳舞呢!老板把金丝熊从铁笼子里放出来,让金丝熊表演。金丝熊便在众目睽睽之下转起了圈,看似训练有素却又显得笨拙。眼神里有一种小生物的可怜和警惕感。女儿完全被它的可爱又可怜打动了,央求着要带走这只金丝熊。

金丝熊来到了我家,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它不再是商人手中的商品,而是这个家的一员。因为它全身毛色米黄,女儿亲热地唤它“小米”。仓鼠小米依然住在它的铁笼子里,安静地盯着我们看。女儿开始向小朋友炫耀会跳舞的仓鼠,可是小米似乎明白了自己角色的转换,在围观的人群中,高傲地看着观众乘兴而来,败兴而去,似乎对小主人的炫耀行为很是不满。几番来回,我对小米有些不耐烦,也有了一种上当的感觉:这仓鼠,不好玩。

但有一点,小米确是好养的。随便给东西它都吃得津津有味,吃完就安静地睡觉,在铁笼子里斜卧着,像是审时度势,完全接受自己命运的小女人。几天的热乎劲过去,我对这只安静的小仓鼠失去了热情,它彻底沦为了女儿一个人的小宠。在一个早晨,女儿的叫声响彻整个屋子:“小米不见了!”

我配合着女儿去查看铁笼子,拴好的铁门被打开了,门完好无损,四周干净无血迹和毛发,看上去并不像案发现场。如果不是因为和它的前主人是买卖关系,我一度产生错觉,觉得是那个狡猾的男人偷走了它。没有合理的解释,我们谁也说不清楚那个小小的东西怎么消失不见的。也许真的被其他生物掳去了。

事隔三天后的下午,我刚回到家,便看见丢弃在阳台的铁笼又整齐地摆在原来的位置,女儿手里托着一只瘦弱,毛色稀疏的东西从卫生间里出来。竟是消失不见的仓鼠小米!它躲在洗手台下的黑色空间里,企图逃走。它没有饿死,也没有找到出路,倔强地躲在它喜欢的阴暗角落里宁死不屈。我们研究了它的逃跑路线和它湿湿的身体,一致认定是它想从下水道开溜,不料它不懂游泳,下去只有死路一条,它还来不及找好其他安全出口就被发现了。这是仓鼠小米的第一次逃跑。那天后我对它的示弱有了新的理解。看来它是早有预谋,安静乖巧只是假象,养精蓄锐准备逃亡才是它真正的目的。

为了防止小米再次出逃,我在铁笼的门上套了两根铁丝,把门牢牢地绑住,顺便告诉它,这里是楼房,逃不出去了,我“啪啪”拍了拍阳台上的防盗网,以示警戒。重新进入铁笼的小米照样吃吃喝喝,好像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切还是刚来时候的样子,它的毛发又开始有光泽,身体渐渐丰腴。我暗自偷笑:外面的世界哪有这里舒适!环境幽闭和精神麻痹,看你还不乖乖就范!

突然有一天,小米的样子变得很吓人,左侧脸颊鼓起了一个大包,我摸了摸那个凸起物,硬硬的,像传说中的肿瘤,第二天那个凸起物却又跑到了右边。那时我不知金丝熊有个存储粮食的食囊,却道是它在这层层的牢笼里郁郁寡欢,终得上了绝症。现在想想,那小东西真是高手中的高手,连“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的道理都了然于胸。我毕竟小看了它!

就在小米脸颊肿大的第三天,铁笼神奇般空了。仓鼠小米又消失了。这回它是真的不见了,留下一个诡异的空笼子。也许是从楼上爬下去了,也许还是从下水道里涉险而逃,我无从知晓。不过我倒是佩服这个小东西,不管怎么跑的,这高高的楼,这不知深浅的下水道,明知可能是死,还要义无反顾地逃,逃向心之向往的地方,安逸也无法使它沉沦。心之所向,身之所往!这种勇气又有几个人有呢?

我开始对一切有灵魂的生物感到一种敬畏!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