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是我最大的乡愁

20170129期来自:中山日报

春节,是我最大的乡愁

丘树宏我的春节,是庄严的古祠堂:缭绕的香火,亮在温暖的心头。我的春节,是高耸的风水树:连绵的爆竹,震得群山颤抖。我的春节,是袅袅的炊烟:亲切的饭香,醉翻一坛坛老酒。我的春节,是亲爱的妈妈:殷殷的期盼,站在迷蒙的村口。我的春节啊,是山村的呼唤,是团圆的等候;是我心中

永远永远的乡愁……

春节,是一种温暖

王晓波有一种莫名的温暖要与你 分享那个说时间短促又说时间漫长的此刻又点亮了灯火两端通明 阑珊尽管世态沧桑 距离遥远

尽管地球蹦跳旋转了365圈总感觉去年除夕团年饭你温的热茶热酒现在未凉 还暖

赶年

黄柳军我背着笨重的旅行袋踩在一条直的堤岸上一辆辆回家过年的小车从水泥地板上快速辗过

身前身后,被风抽干血液的枯草长得和我一般高,一样瘦那些,变得陌生的苦楝树都被隆冬残忍的手,偷光了叶而头顶上,凋零的果摇晃中,发出呜咽

黄昏的鸟鸣,像古时报喜的锣声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