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肖像

走进黎柱成的青莲雨梦

20161105期来自:中山日报

一个梦,也曾在泥淖中挣扎冒泡

偶然一个春日,与柱成先生咫尺相对,直视他那一双酷酷的眼睛时,我蓦地看到了一朵青莲,在他的瞳孔中绽放。

在黎柱成卷帙浩繁的画影里,惟莲荷方为皇后和公主。偶翻一本《大匠之门》画册,共刊载黎柱成画作42幅,然其中莲荷即达31幅之多。自1985年应邀参加《现代水墨20人展》始,黎柱成参展不计其数,而为他摘星揽月的,大多是分娩于他笔下的莲花公主们,如《荷韵》、《白荷闹雨作秋声》、《碧玉荷香》、《荷花一世界》、《雨荷图》等,皆携了一股清新与苍润之气,翩然而歌,清雅袭人——由岭南,而京城,而四海……可见,雨梦之梦,乃亭亭之青莲也。

触摸柱成墨韵铺就的生命甬道,您能看见水线以上那摇曳多姿的荷叶、莲花、莲蓬,也能窥见那些委身淤泥默默承接地气的莲荷之根茎。

理念上,还是在情态上、意境上、体验上都呈现出契合现代艺术精神和审美导向的生态美、气势美和笔墨美”。

此言不虚,柱成的大景花鸟画,不仅仅尺幅大,更在于蕴藉厚,在于意境和气势之不凡。清代名画家黄钺,以《二十四画品》论画,今人运墨之沉雄、朴拙、淋漓、清旷、圆润等诸风格,皆可在黄氏画品里找到出处。画品第一品,即为气韵,第二品曰神妙,第三品乃高古,第四品即苍润……而黎柱成之画风,恰恰集气韵与苍润于一体。所谓“气韵”,黄钺的诠释是,意居笔先,妙在画外。如音栖弦,如烟成霭。而“苍润”解析为,气厚则苍,神和乃润。不丰而腴,不刻而俊。在这里,意与气相生共长,相得益彰。难怪看柱成先生之莲,眼前总有雾霭升腾、仙气氤氲——

聊起画缘,柱成立马想到了启蒙恩师黄小兰。上世纪70年代,跟黄小兰老师学画,老师手把手教他运笔着色。第一张是人物画,笔墨很稚气,题目很阳刚——

《余辉》

那是一种墨韵濡染心空的梦幻迷离。

黎柱成说,画家,画到一定程度,不是简单的画物象,不在于外形,而在于画内在的气韵,画出自己的感觉。

于是,笔者忽然意识到,雨梦轩主之雨梦,或许正是柱成内心所期许的一种魂梦契合的意象,一道心脉开花的风景,一个久远、质朴而润泽的梦。

在黎柱成的笔下,莲不仅仅是莲,也是生命的预兆,也是心境的变异,也是情感的绽放。莲会哭,也会笑,会恣意点头,也会脉脉含羞。

在他的笔下,意伴心走,墨随梦游。一朵莲,一片莲叶,都是一个梦。当轩主层层破墨,勾勒出氤氲的池塘里摩肩接踵的莲叶、茎干与灼灼花朵时,其实那正是莲梦的交织、叠加、发散和静静地依偎。从这里,我们觅见了朦胧之美,或者说是蒙太奇之美——

低”……青莲之梦,终于完成了在泥沼里的跋涉,亭亭净植,探出了水面。

在仁山公园,就是现在中山纪念堂的位置。当时,中山书画界泰斗余菊庵老先生,在他的画前驻足颔首,连连称赞这个后生仔的灵性与天赋。

两年后,他搭上了“上山下乡”的末班车,也到乡村滚了一身泥巴。

1989年,被一帮朋友撺掇着,他也下了海,一个猛子扎得好深。画莲的他,摇身变总经理,帮朋友经商办厂,满世界跑业务,且一跑就是七载。

这回瞪大眼睛的是我了。

我几乎不敢相信一个怠慢画笔,驰驱商道七载的“小榄公”,焉可重拾清梦,终日与墨为伍、与莲相伴?

黎柱成笑了。他说,那些日子,手停了,但脑子一刻也没歇,不管跑到哪,忙完业务,就会本能地去寻访博物馆、美术馆,去看文物藏品和历代名画,有时看到妙处,挪不动步子,及至过了吃饭时间,竟也浑然不觉……

1995年,已在岭南画界崭露头角的黎柱成,受命出任小榄镇文化站副站长,自此,一份责任与使命,便如影随形,像一个“紧箍咒”,将他原本有几分飘浮的梦想,生生拽回,并牢牢锁定在墨韵之轨道。柱成进入了人生第一个创作高峰期。可谓 “黄四娘家花满溪,千朵万朵压枝

“前头是金光道”。

暖色调的画面,一位女知青,肩背一个军绿挎包,英姿飒爽走在田野上,旁边有一株生机勃发的柳树。远处地平线上,一轮红日冉冉东升……当画作在校园里张挂出来,被老师和同学围观时,他兴奋的不得了,小心儿噗噗跳着。

有一天劳动课,忽地下起暴雨,很多同学都欢呼着,冲到满是莲荷的池塘边,摘一片硕大的莲叶顶在头上。他也随大流跑到了池塘边,但当他弯下腰,伸手掐住一根荷叶柄时,他看见了一朵凋零的白莲在眼前晃动,花瓣已脱落少许,露出了被花瓣托举着的小莲蓬,颇像一个新生儿粉嫩的小脸……他松开了手,傻傻地看着。密集的雨点啪嗒啪嗒作响,一张张绿色的莲叶从他眼前晃过,在田野上蠕动。

那之后,莲,萌萌地走进了他的梦,而荷塘、莲花的线条,便不时在他的脉管里游弋。他觉得有一颗莲子种在了心底,开始发芽,长出了细嫩的枝叶和花萼。

当日历翻到了1976年,乾坤挪移,春回地暖之际,被莲勾了魂的黎柱成,画了一张水墨丹青——

在似与不似之间,

不知莲是吾梦,抑或吾梦是莲?

国画,落笔无悔,滴墨入纸,不可更改。这对艺术家的基本功是一个考量。而国画中,花鸟画最难出新。毕竟,古今花鸟,无甚变异,松竹梅故我,创新超越何其难哉。

然黎柱成不甘平庸,他要在三尺绫宣上放飞缪斯,濡染清梦,画出自己的黎氏格局。

他选择了“大景花鸟”。正如著名美术评论家贾德江所言,“他抛却了传统花鸟画的小情趣、小格局、小韵味,而以‘大景花鸟’的审美视野和美学风范,使他的花鸟画作品无论在形式上、氛围上、审美

一种气息的蒸腾,一种意韵在流淌。已故的原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翟墨一言以蔽之:黎氏花鸟藏丘壑——

他的花鸟画以满构图、大丘

壑、多层次、浮雕感为图式特征。”朦胧的美之外,还有种浮雕的美,这是艺术家灵感的开枝分叶——

由池塘,

莲。蒙蒙细雨中,明镜般的池塘,像一方舞台,莲们,纤纤身

而眼眸,而血脉,而魂魄。

秦志怀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