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的小脚

20200616期来自:廊坊都市报

刘梅(文安)

近日守在母亲身边,她总会提些陈年往事,姥姥的影子便浮于脑海。姥姥给我的印象只一个“巧”字便可概括,灵巧的手和小巧的脚。

姥姥的脚小得令人咂舌,绝不会超过三寸。她的脚跟与常人无异,紧挨脚跟的便是脚趾了,说是脚趾,在脚面只能看到脚趾的分叉,而四个脚趾都被折断弯向脚心,大拇趾虽有幸没被折断,也不会让它肆意生长,只略长于紧挨它的被折断的脚趾,而且被包裹的尖如春笋。姥姥的脚之所以小,另一个原因是她的脚心部分被人为地折断向上弓起,使尖尖的脚趾、弓起的脚面和细润的脚腕成为完美和谐的曲线。其实我并不认为姥姥的脚有多美,甚至觉得它是丑陋的。姥姥有一双灵巧的手,她会亲手用白洋布缝制小巧得体的袜子,把脚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真可谓鞋弓袜小。把袜筒和裤脚重叠舒平,挽好,用一条二寸宽、两尺长,两头带穗子的绑腿带一圈圈缠好,最后把穗子一塞,不松,不散,洒脱利落。姥姥的鞋子就像艺术品一样,在我的记忆中,她总是穿一双黑布高帮小尖鞋,但在她的柜子里却有各色缎面的绣花鞋,白色的千层底能纳出很多花样,比如葫芦套纺车、六瓣菱形花。鞋帮周正挺括,绣着各色图案,花朵娇艳欲滴,蝴蝶展翅欲飞,整个鞋面上除了绣花外是找不到一个针脚的。姥姥经常把这些绣花鞋摆在炕上叹息、抚摸,爱不释手,似乎在回忆什么,又似乎在憧憬什么。

姥姥在光绪年间出生于一个富足之家,姐妹四个,因为衣食有靠,无需奔波,几双柔嫩的小脚也依次雕成。有了这“三寸金莲”,姥姥便嫁到了姥爷家。姥爷家房屋连成一片,占了村子的小一半,还有五百多亩良田,骡马成群,家里有长工,农忙时节还要雇佣短工耕种。姥爷有兄弟四个,同样有四个摇曳着小脚的妯娌,好在家大业大,这些小脚女人们只做好本屋的针线就可以了。

有一年的麦收时节,太姥爷带着雇工和儿子们把麦场摊好就下地割麦子了,准备中午回来轧场。临近中午时分变了天气,太姥姥看着黑沉沉的天空心急如焚,这可是一年的收成啊。无奈之下她带着四个小脚媳妇来到麦场,媳妇们没等婆婆发话便抄起家伙干起来。婆媳五个拧着小脚打着趔趄穿梭在麦场上,等太姥爷带着人从地里赶上来时,她们也把场收拾完了。太姥爷看着瘫坐在地上的几个媳妇,对太姥姥投去了赞许的目光,太姥爷高兴地说:“明天是南阜庙大集,你给她们每人扯身好衣裳。”

还有一次姥姥和四姥姥带着三岁的小舅涉水躲避匪患,因为脚太小常常难以自拔。陷得浅了,姐俩就相互搀扶着、牵扯着踟蹰前行;深了,就一个人抱孩子一个人拔脚,这个人拔出脚来抱孩子,那个人再拔脚;再深了,就干脆把孩子放在水里,姐俩把脚拔出来再抱起孩子赶路。这些在今天听起来似乎是个笑话,而在那个年代,这样的经历绝不止一个人。

后来,连年战乱,年年水患,姥爷带着妻小到天津谋生。那时候母亲十来岁,跟姥姥上街买东西,从一幢洋房里出来一对男女,他们走到姥姥身边时,惊讶地注视着姥姥的脚,叽哩哇啦地说着外国话。然后,那金发碧眼的女子拿出照相机,对着姥姥的脚左瞄右看,母亲忙对姥姥说:“快跑,她们要给你照相。”姥姥听后扭秧歌似地掂着小脚就跑,那照相机耀眼的光在姥姥脚下闪个不停。现在想想,那些照片没准会流到国外,说不定哪个老照片就是姥姥的小脚。

姥爷是见过世面的人,在一次经过劝业场时,无意间发现临街的橱窗里展示着一双纯皮的黑色皮鞋,油亮柔软的鞋面,精美的造型就好像是按姥姥的脚设计的一样。姥爷进到店里寻问这双鞋的价格,店员有些惊讶地问:“你要买这双鞋吗?”姥爷说:“有问题吗?”那店员说:“这双鞋是我们的师傅按宫廷典籍里的样子做的,已经摆了三年了,从来没人问过,你确定买回去能穿吗?仅此一双,无法退换。”姥爷胸有成竹地说:“开价吧!”姥爷花三块大洋买回了那双皮鞋,于是姥姥有了她一生中的第一双皮鞋,也是唯一的一双。

姥姥去世后,那些各色缎面的绣花鞋也跟着姥姥去了另一个世界。母亲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遗憾呢,虽然再没有人可以穿,如果留到今天真的是稀罕物了呢!

追根溯源,裹脚的历史始于五代十国,兴于宋。李煜,才华出众,却不是好皇帝,整天忙着诗词歌赋风花雪月,荒于朝政。嫔妃窅娘为取悦李煜,白帛缠足于新月型,再翩翩起舞,仿佛凌波仙子。李煜便命人打造金莲花,令其舞于金莲之上,摇曳翩跹,俯仰之间美态动人,众嫔妃纷纷效仿。久经历史的演变,它成为一种时尚和规矩。它和非洲的割礼,欧洲的束腰同样残忍,都是为了取悦男人,桎梏女人。不论从健康还是人性方面,都是对女性严重的摧残。民间就有“小脚一双,眼泪一缸”之说。奶奶曾经说过,她小时候因为裹脚不能走路,只能忍着痛,扶着墙,一点一点在屋里蹭着学走路。奶奶说,她宁可忍饥挨饿,情愿起早贪黑到地里跟着父母奔波劳作,也不愿忍受那种痛。在孩子的眼里,那是没有尽头的痛。所幸母亲童年时期已全面禁止裹脚,于是母亲就有了一双脚板平滑,十指完整健康且走路能发出“咚咚”声的“天足”。如今,母亲已九十高龄,真到了自己不能做针线的时候了,她每天穿着平整的圆头布鞋,用那双脚,稳稳当当地丈量着门前的小街。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