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珍贵的礼物

20190823期来自:廊坊都市报

陈国强(文安)

送快递是一份平凡而卑微的工作,简单而忙碌,但第一时间把快递包裹分发到客户手上,看到客户满意的微笑,也会有一丝成就感油然而生。

这个职业可以广泛接触到社会的芸芸众生,了解生活的各个侧面。我去过豪华的独栋别墅,厚重的保险门和冷漠的铁栅栏会把人拒之门外;也进过普通的农家院落,头顶上的丝瓜架缀满了长短肥瘦不一的翠绿的丝瓜,如果不弯下腰来,会碰得摇摇晃晃,嗡嗡嘤嘤的蜜蜂伏在黄色的花蕊间振动着翅膀;我去过高楼林立的居民小区,也光临过简易低矮的工地窝棚……曾经在瑟瑟的寒风中碾碎了小路上的冰雪,也曾在炎炎烈日下汗蒸房一样的箱货里,装卸货物,挥洒汗水。

给工厂送快递最麻烦,有的工厂老板经常收到各家快递公司送达的物品,会习以为常地用冰冷的口吻命令你把货物送到几号库交给库管。如果是到付运费的,再到财务室支运费,赶上会计不在还得等上很久。倒是很少收到快递件的庄稼汉会爽快地签字付费,货物外包装稍有破损都毫不介意,包容地一笑了之。

盛夏里的一天中午,天太热了,方向盘都晒得烫手,我到一个偏远的村子里去送快递。给收件人打了十几遍电话,就是没人接听,又不耐烦地等了半个多小时,还是无人接听电话,只好先去送别的快递,等把件送完了,刚回到部门,我的电话响起来了——是刚才那位客户打来的,她道歉说:“刚才手机不在身边,麻烦师傅再给跑一趟吧。我家里有小孩子出不去门,这是给老人买的药品,急等用呢!”本来快下班了,可人是感情动物,我禁不住心软了。当我把邮件送达时,那名妇女很是感激,非塞给我一瓶饮料,还说下次一定选择你们快递公司寄东西!虽然晚吃一会儿饭,但为公司赢得了口碑和信誉,我觉得是值得的。

记不清送了多少单业务了,但是有一单快递是我印象最深刻的。那份快递的发货人和收货人是同一个名字(请原谅我隐去客户的真实姓名),地址是文安县大留镇小务村。我给客户打通电话,是个南方故娘甜甜的声音,她普通话说得很标准。我问她快递要送到什么地方,她迟疑了一下说:“邮递员大哥,我也不太清楚地址了,这是我送给一位老人家的礼物。天热了,我给她买了一台电风扇,麻烦你给组装一下好吗?我和老人的外孙女是同学,去年在老人那儿住过几天,老人家像对待自己的亲外孙女一样对待我。”说到这里,对方哽咽了,顿了顿又说:“如今老人唯一的亲人,她的外孙女——我的同学在几个月前不幸去世了!我本打算自己走一趟,但是单位脱不开身,请您帮我完成心愿好吗?”姑娘说,她只记得老人的家在一个加油站西边的一条街上,紧挨一个大厂房,是一道篱笆墙。

这么仁义的故娘,怎么能拒绝呢?我很快找到了老人的家——破旧斑驳的脱落的泥墙,黑暗的屋顶上吊着一个有气无力的、被熏黑了的老式吊扇,吱吱呀呀地响,已经没有快档了,几乎扇不出什么凉风。当我说明是她外孙女的同学给她送的礼物时,老人感动得老泪纵横。她喃喃道:“真是好闺女呀!好闺女……”

我打开快递包装,把电风扇安装调试好,然后教给老人怎么操作。电扇一打开,一股柔和惬意的凉风吹开了老人满脸沧桑的褶皱,她鬓边的白发也快意的飘扬,一颗悲苦孤寂的心灵仿佛在这一刻得到了深深的抚慰……

这份珍贵的礼物,这份真挚的情谊,我虽只是个过客,却终生难忘。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