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的河岸

20181207期来自:廊坊都市报

“秋深渐入冬”,五彩缤纷的秋已尽,冬悄然而至。十一月初,料理完老人后事,正值立冬时节,隔日,知己相陪去大清河边散心。

北方的冬天似乎来得早,往日的大清河清瘦了许多。初冬的河岸一片寂静,已不见了昔日的喧闹,岸边没有了人们嘹亮的歌声,没有了鸟雀蛙鸣。清澈的河水也不再欢快地流淌,她静静躺在那里,仿佛要安详睡去。唯一不知沉默的是水边那群白鹅,依然优哉游哉地畅游着,欢叫着,追逐着。

那天清晨,太阳没有如期而至,天空一片灰蒙蒙,水面上升腾着氤氲的白雾,薄纱般缥缈在水天之间,游离在低沉的天际,锁住整条河道。远处,隐约可见那条渔船漂移在云隐间,慢慢地游走。岸边最具生命力的水草已渐渐枯黄,挽留不住曾经的风华。水边柔美泛黄的芦苇,轻盈地摇曳着,只是那棉絮般轻柔洁白的芦苇花已飘散无踪。

在这秋与冬交汇的时节,一切都失去了缤纷绚烂的色彩。萧瑟的秋风秋雨带来的寒凉中,还缠绵着冬日前最后一丝暖意。岸边杨柳树下已是落英满地,尚有一片片树叶留恋枝头,享受着晚秋薄薄的一缕暖阳,为这褪尽繁华与斑斓的深秋,留下最后一抹橘黄,不时还有一点两点橘黄从树梢悠然飘下……

几只大雁从灰蒙蒙的天空飞过,不一会儿就消失在遥远的天际,只留下两三声鸣叫,划破天空。望着南飞的鸿雁,不禁又勾起我心底那份离愁。那天涯恋故乡的缕缕柔肠,更平添了几分惆怅。知己似乎看懂了我的心思,悄声问:什么时候回西安?我摇摇头,已泪眼模糊。只知道此刻的心情,像这初冬没有日出且雾重的清晨一样,落寞悲凉!

在感怀这个燃烧的秋天已尽时,最想对大清河说:无论你是春红绿柳,夏日浅荷,还是秋舞枫叶,冬天飞雪,你都是我回家第一眼最想看的风景,也永远是我最深深的眷恋!

啊!大清河,春夏秋冬,你走过的四季都是我心底醉人的诗篇!

卢老娇(西安)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