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仅仅是一条虫吗

20170504期来自:廊坊都市报

上世纪前期,顾颉刚有几封关于夏禹问题的通信,大体上否定禹是一个人,而认为其是一条虫,或者一个神。由此,揭开了古史辨伪的序幕,后来更一发不可收,不仅否定尧舜禹的真实性,而且对于夏商的历史也开始神话化解读,并对于汉代的造假进行了深度批判。在这个基础上,顾颉刚提出了古史的“层累的构成”观点,即时间越晚,古史的历史越长。换句话说,古史是后代建构起来。这些讨论非常有意义,一方面可以让人看到观点的部分有效性,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结论太过武断,并不都是正确的。

说禹是一条虫,并不是顾颉刚的发明。早在东汉时期,许慎在《说文解字》中就说“禹:虫也。”。拿一个动物的名字来给自己命名,在古代其实是一件很寻常的事情,就像现在还有很多人取名叫什么龙、凤、骏、虎一样,是以物自况,是某种文化追求。清代段玉裁在为《说文解字》做注释时也曾直言:夏王以为名,学者昧其本义。大意是指,夏朝国王用了一个本来是虫的禹字为自己命名,并不是说禹就是一条虫。

那么,禹这个字本意所指的虫是什么样子的呢?我们知道,虫是古代对于走兽爬虫的统称。比如,老虎也可以叫做虫。段玉裁根据禹的古文,认定这个虫是四足,与龙四足相吻合。闻一多在《伏羲考》中指出,龙在中华民族中具有优势地位,而夏族就是龙族。为此,他还列出七条证据来论述。夏族禹族为龙,基本上是学界的共识。于是,我们可以说古文禹是一条虫,而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禹是一条龙。

如同禹的本义是指虫,鲧的本义则是鱼。《说文解字》解释:鲧,鱼也。那么,为何鲧禹要拿动物来命名呢?我们一般解释为古代社会的图腾崇拜问题。

严复把西方人类学的图腾概念引入中国后,图腾观念也随之进入中国的学术话语之中。图腾,大体上是说,古代氏族认为自己的来源与某种动物、植物和其他自然物、神物有关。那个带来氏族生命的对象一般会成为氏族的崇拜对象,这个对象在西方学术话语中被称为图腾。我们古代将其称为什么呢?可以对应的是“姓名”或者“姓氏”。只是我们姓名的内涵更加丰富。可以看到,既有鲧禹这样的姓名,也有姜(羊―炎帝)、舜(草)这样的姓名,到现在我们的姓名中还有龙、马的存在。

中国的姓氏与图腾关系很密切。有研究指出,鲧禹并不是一两个人的姓名,而应该是一个氏族的姓名,可以称为鲧族、禹族。一个人是做不了那么大的事业的。比如,禹定九州、治理河道,严格来说仅靠一个人甚至一代人都是没有办法全部完成的。

仅以治理冀州为例,《史记》 这样记载:从壶口开始,一路到大海,沿途山河治理,岂是十三年可以完成的?这仅仅是冀州,还有其他八州呢?所以,定九州是禹族世世代代治理山水的功业。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