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养犬岂能搞成“全城打狗”

20201120期来自:廊坊日报

近日,云南昭通威信县公安局联合相关部门发布《关于威信县文明养犬、禁止遛狗的通告》(下简称《通告》),其中称,县城城区内禁止遛狗,一旦发现,第一次给予警告,第二次罚款50元以上200元以下,第三次联系公安机关予以捕杀。

在小区里,最容易诱发居民间矛盾的问题之一就是养犬。“鸡犬相闻”在农村还可算作田园生活的一部分,而在城市,犬吠声绝对是令邻居们不堪其扰的噪音。走出家门,小区路边、绿化带里常可见到宠物犬的粪便,一不留神还会被没拴绳、横冲直撞的宠物犬吓一跳……不少城市居民都经历过因不文明养犬引发的不快甚至冲突。不可否认,文明养犬已经成为城市治理面临的一道“必答题”。

近年来,围绕治理“狗患”,各地出台了不少新招,可谓“没有最严,只有更严”。就拿最近威信县这则《通告》来说,直接禁止人们在城区遛狗,而且公布的处罚措施从警告到罚款再到捕杀,严厉中透出一股“杀气”。对此,很多人不禁质疑:这哪里是文明养犬的《通告》,分明是“全城打狗”的《通告》。

为何很多人对这则《通告》难以接受?试想,如果你家养了宠物犬,能不能让它做到“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你有没有时间和精力每天跑到城郊去遛它?显然,这都不现实。再者,如果真按《通告》规定执行,是不是相关部门就要日夜巡查、上街监管呢?若没有充足的监管力量,规定只会沦为“一纸空文”。况且,这则《通告》在合法性上也有争议,无论是《传染病防治法》《动物防疫法》,还是《治安管理处罚法》,乃至《昭通市城市管理条例》,其中都没有城区禁止遛狗的条款,公权力的行使又岂能逾越法律?可以想见,这一《通告》不好执行,就是执行了,也很难收到预期效果。

治理城市“狗患”是一项长期的系统工程,需要循序渐进地推进,一味求严、急于求成,会适得其反。对遛狗“一刀切”的做法,明显是懒政行为,不符合城市治理向现代化、精细化发展的大趋势。

其实,从民众关于文明养犬的讨论中不难看到,最强烈的呼声无外乎两种,一是对“遛狗专区”的期待,希望城市能为养犬者留出一些空间;二是呼吁养犬者主动做到文明养犬。笔者以为,相关部门不妨从这两点上多做些文章。

去年,河南郑州一小区内设置的“遛狗专区”曾赢得公众赞许,这种做法既正视了部分市民的养犬需求,又有效避免了宠物犬对其他业主的滋扰。有专家学者还建议,政府可以鼓励商业机构开发出一些商业性“遛狗专区”,不仅能满足市民遛狗的需求,还可以拉动宠物消费升级,可谓一举两得。此外,有些地区的养犬者还探索分享“遛狗线路图”,倡导大家沿一些行人较少的固定路线遛狗,最大限度减少对其他居民的影响。这些举措都值得借鉴。

另外,要形成文明养犬风尚,首先,要加强宣传,引导人们遛狗时拴绳、为狗戴上嘴套;其次,要加大对不文明养犬行为的整治力度,比如济南等地推行养犬积分制度,如果养犬者违反相关规定被扣完12分,就要抽出时间专门学习文明养犬规定;西安针对不听劝阻的不文明养犬者,吊销其养犬登记证,规定其5年内不得再养犬……积极的正向引导辅以有力的约束制度,更能取得良好的成效。

倡导文明养犬终究不是“独角戏”,除了需要相关部门开动脑筋、创新举措外,更需要养犬人以及广大市民共同参与。只有形成各方齐抓共管的大环境,文明养犬才能蔚然成风。

任雨薇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