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流而上与时向前

20201122期来自:人民日报

扎根:融入大众日常生活,提供文化滋养和精神养分

徐则臣

化源于古人日常生活,当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孕育了传统文化的生活空间大多随之消逝。而新媒介打通了历史与现实、过去和现在之间的屏障,让人们能重新看见、听见、触摸到传统文化,给人们带来沉浸式体验。比如,故宫博物院推出“发现·养心殿:数字故宫体验展”,开发“穿搭服饰”“鉴赏多宝阁”等,通过VR游览,让游览者在虚拟空间和现实空间中自由穿梭,历史画面与现实画面交织回旋,电影蒙太奇般的叙事带给游览者身临其境的体验。这种数字体验让人们在日常生活中通过媒介瞬间切换到数字空间,近距离感受传统文化之美,涵养性情,滋润身心。

新媒介建立了无所不在的新连接,为优秀传统文化充分融入日常生活提供了强大的工具。博物馆、美术馆、历史古迹、非物质文化遗产……只要人们有兴趣去了解,就可以轻松地通过新媒介获取相关信息。今年,多家博物馆开通“云游”直播服务,人们相聚“云”端,共走丝绸之路、看敦煌的鸣沙山月牙泉、观故宫的花开花落、赏苏州的灰瓦白墙,人们在数字云端分享心得、交流体会,感受到参与其中的快乐。如今,这种触手可及的文化在线活动越来越多。

线上互动还会转换为线下活动。近年来,通过新媒介的有效传播,传统文化越来越深入地编织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来。比如,为传播北京中轴线文化遗产,多家联合启动“环球云赏北京中轴之美”直播,吸引全球2.5亿网民共赏中轴线美景,同时推出“非遗+旅游”等多条线下“攻略”,让人们切实可感地领略传统文化的魅力。人们从云端相聚转为线下相约,共同漫步中轴线,听京韵京腔,走老城胡同,觅得一方宁静和谐的天地,感受身心的放松和彼此陪伴的温馨。在这个过程中,媒介不仅仅是传统文化的载体,还是人和人之间的沟通纽带、情感纽带,从而释放出传统文化中热爱生活、尊重自然、守望相助等宝贵的精神元素,为现代社会提供有益的文化滋养和精神养分。

新媒介的介入让传统文化不再仅仅是停留在纸面上的文化遗产,而是“活”起来、“动”起来的文化生命,助推传统文化实现当代转化和发展,激发生命力,使其成为引导现代社会健康发展的重要力量。

径呈现出多样、平面、互动等特质。新媒介和传统文化的交互相融,会推动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生成新的文化因子。

这种转化既包括外在形式的改变,也包括内在精神的更新。如,近年来依托于微信、微博、短视频等新媒体平台,兴起传统服饰热潮,传统服饰之美得以向大众展现。古代服饰原本具有社会符号性,宽袍博袖、衣长委地,多是远离社会生产劳动的古代贵族生活方式的体现。而今天活跃于各新媒体平台的“汉服圈”并不含有传统服饰中的等级意味。“网生代”积极推动传统服饰文化的改良和创新,如衣服袖子更窄、衣摆更短、穿搭更便利,等等。这种创新反映出青年群体面对传统文化的自信和包容,他们发挥“为我所用”的主动性,对汉服形制进行改造,使之更适应现代社会的节奏,展现出当代青年积极开放、共享合作的精神风貌。

落地:打通历史与现实,增强优秀文化接受体验

借助人工智能、5G、大数据等新兴科技,新媒介擅长创造拟态环境,为人们打造出一个和现实时空相平行的媒介时空。尤其伴随移动传媒的扩张布局,媒介与人的伴随性大大增强:等车时、吃饭时、跑步时……这些日常碎片化的时空都充满媒介。现实与虚拟之间的界限渐渐消弭,人们已习惯了媒介的无处不在、无时不在。

新媒介全面进驻人们的生活空间,也为传统文化重回日常生活带来契机。传统文

我曾参加一个文学论坛,主题是“中国文脉与当下写作”。文艺家、批评家、学者谈起中国文脉如数家珍,《诗经》《楚辞》以降,直到陶渊明、李白、杜甫、苏东坡、曹雪芹,他们语重心长,希望青年作家能延续这条文脉写作,而青年作家们谈的则多是西方现代小说经典。此后,我经常想起这次论坛,也不断地反问自己:源远流长的中国文脉在当代写作者这里究竟该怎么接续,又该向何处去?

亲近历史,探寻自我,一个写作者终究要与文化传统对接。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源头在哪儿?在与时代现场的同频共振,也在面向传统的返本开新。以语言为例,当古文的精华经由现代解析逐渐融入当下的日常生活,就像盐溶于水,一种新鲜、活泛、独特和有弹性的现代汉语才可能生长出来。为求陈言之务去,我开始大规模地增加古典文学的阅读。

我在小说中也越来越多地涉及历史。《北上》的故事从100多年前讲起。“过去”不单单是一个个遥远的时间点,它是立体的历史,是全方位的过往的生活。它关系到如何看待祖先们的生死哀乐、困惑与疑难,如何看取时光中一代代人、一茬茬事——历史迎面向我们走来,然后走成了我们的生活。

亲近历史的举动,说到底源于探寻自我的冲动:想知道自己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一个人终究摆脱不了历史,无论是个人的、家族的,还是民族的、国家的。历史中有

实实在在的事与人,也有看似抽象实则具体的文化与气息。一个作家终究要与文化传统对接,终究要回应文脉。

交流之必要,在于我们存在差异,是差异性使交流成为必要。在全球化的今天,中国文学要真正成为世界文学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不能失去其独特性和差异性,不能不立足自身历史传统和现实土壤。历史究竟如何成就现在,现在要如何从历史中汲取有效且充分的营养,以实现一个更完善、更独特的“现在”,这是当前文学创作亟须面对的问题。

这就涉及传统文化和文学资源的创造性转化。在古典文学作品中,我们有浩大的世俗生活、有繁盛的烟火人生,一应俱全,但一个现代人在现代社会如何自处、自洽,如何寻找到一条向上向前的路,需要自己溯流而上地寻求答案;中国文学博大精深,但怎么找到进入的通道,又怎么撷其精华再返回当代书写,同样需要我们思考。

《史记》《古诗十九首》《红楼梦》,李白、杜甫、陶渊明、苏东坡、黄仲则、龚自珍,这些年我翻来覆去地阅读古代经典,深知自己走进了早该亲近的传统,享受着这种融洽与和谐。中华文化是我们精神上的“母乳”,在理性上,我更加清楚地理解了这种亲近与抵达的重要性,因此不断提醒自己,勤奋点,再勤奋点,身为一个当代作家,责无旁贷地要从历史遗产中找到有益现实的养分,从传统文脉中找到更新创造的可能,以更强大的主体来迎接当代书写的挑战。

文学和文化关乎精神、关乎内心,关乎人之为“人”、我之为“我”。接续文脉,是目光向后、目标在前。时移世易,我们迎来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的时代需要新的书写,新的读者期待新的创造。以史为鉴,可知兴衰,新时代的文学要解决新问题、满足新需求、创造新气象,同样需要立足当下,以当下为旨归,对传统做甄别,向前人要智慧。让历史与现实、传统与未来交相辉映,灿烂其华,生动其里。

这当然是一个寻根问祖、汲取传统的艰难旅程,这也更是一个必须转化创新、别开生面的巨大工程。非一人一己之力可成,它需要循序渐进、群策群力,需要理论研究和创作实践精诚合作、左右开弓,需要葆有返本开新愿望的人协同前行、共同努力。

制图:蔡华伟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