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国”原则在香港基本法中的体现

20200616期来自:人民日报

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 谭惠珠

维护国家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在任何时候都是“一国两制”的首要宗旨。在中英谈判时期,中方旗帜鲜明地提出主权问题不容讨论,英方提出的“三个条约有效论”“主权换治权”等主张,都被我方严正拒绝,不作为谈判的内容。在香港基本法起草时,如何保障“一国”原则的落实,是贯穿于起草过程中的一项重要工作。

基本法的“一国”原则集中体现在宪法与基本法的关系、香港的高度自治权来自中央的授权以及特区不享有剩余权力等方面。宪法与基本法是母法与子法的关系。一个国家只能有一部宪法,基本法是宪法所允许的例外,不是什么“小宪法”,它只是宪法所允许的、规定了特区可以实行不同于内地的社会主义制度的一部全国性法律。宪法和基本法共同构成特区的宪制基础,规范特区的宪制秩序,这个宪制基础和宪制秩序共同指向了一点: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个享有高度自治权的地方行政区域。基本法的本质是授权法。根据宪法第三十一条,全国人大制定基本法,授予香港特别行政区高度自治权,给了的就有,没给的就没有,不存在“法无禁止即可为”或剩余权力。

基本法的“一国”原则还体现在中央对特别行政区有创制权、组织权、监督权。比如,宪法第六十二条第十四项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决定特别行政区的设立及其制度。又如,香港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的有关规定指出,2007年之后行政长官和立法会的产生办法如需修改,要报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或备案。这体现了中央对香港政治体制的创制权。再如,基本法第四十八条第八项规定,行政长官要执行中央政府就本法规定的有关事务发出的指令;第十七条指明立法机关制定的法律须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备案,等等,都体现了中央对特别行政区的监督权。

建立健全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是中央事权。国家安全关乎的是整个国家的整体利益,是全国人民的福祉,是持续的、长期的利益,不只是一时一地、一部分人的利益和安全,因此维护国家安全必须由中央担起这个责任,地方要配合中央,而不是中央将维护国家安全的事权放任给地方处理。有意见指出,全国人大决定授权全国人大常委会为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立法,是否违反了基本法第二十三条?当然不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是对特区的义务性法律要求,是特区必须履行的职责。这一条没有排除中央可以自行从事任何维护国家安全的举动,事实上它也不能排除中央在维护国家安全上的任何责任,因为国家安全是关乎包括内地居民在内的所有中国公民的利益所在。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