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都是画家的游踪所……

20191124期来自:人民日报

几乎都是画家的游踪所及,心师造化的即景实对,只不过摄物取景采用的是“以心观物”,通于禅理的方法。在他自题画皖西六安的山水诗句中,对自己的作画过程有过很直白的说明:“喜从湖上觅新诗,造化丹青两不欺。何必更搜旧粉本,皖西山水是吾师。”似这样以造化为师而从心悟得的山水意境,自会催动画者心中的灵苗,因而能使“天地日月,草木烟云,皆随我用,合我晦明”,获得“等闲拈出便超然”的禅趣。有诗论云“诗不入禅,意必肤浅”,其实画亦同理。何劲松的禅意书画创作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借鉴,他的诗和画是无缝对接的,诗意与画境同在发着一个声音——“我心即山林大地”。从他的画中你能读出“忘怀万虑,与碧虚寥廓同流”的无弦之音。回头再看何劲松“独得天心”的画梅题句,确非夸饰之辞,而是他以画参禅的实有体悟。

中国画重笔墨韵致,落实在禅意书画表现上,笔墨的写意性进一步得到强化,笔踪墨迹的自性内美被彰显出来。最初作为传移模写的笔墨形态,经过禅学的提取而获得独立的审美价值,笔法如“屋漏痕”“锥画沙”“斧劈皴”等等,墨法如积墨、破墨、泼墨等等,皆是笔墨内美意韵生发的成果,故宋代书家黄庭坚说“书画以韵为主”。对于书画笔墨的意韵与禅的这层关系,何劲松在多年的书画实践中颇有心得,这也是他在归纳禅意书画四大要素中特别说明的第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