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近镜头

20190209期来自:人民日报

拜 年

王 溱

的表情,但已想象得到母亲的脸上一定挂着遗憾和失望。年三十早上,刘二哥突然接到通知,值班由领导代替,让他回家过年。突如其来的惊喜,让刘二哥猛然觉得这世界充满阳光。尽管那天天空还零零碎碎地飘着雪花,但在刘二哥眼里,这是吉祥的象征。当刘二哥从天而降般敲响家门,看着喜极而泣的父母时,自己也流下了泪水。

家的感觉太好了!那一刻刘二哥真正体会到幸福的含义。

如今已离世的母亲的唠叨再也听不见了。现在母亲这种情怀转移

要去看看。邻居一场,不能因为盖了大楼平时难见面了就不相往来。当年你奶奶活着时,人家李大婶没事就到家里串门,陪着拉呱,还帮着缝棉被,你奶奶有病时人家也不嫌弃,照旧来帮着照顾。吃水不忘打井人。对了,给李大婶带点什么好?山鸡蛋。李大婶愿意吃鸡蛋,每天煮了蘸酱油吃,喜欢这口。记上。厂里的孙老头也要去看看。孙老头算是我的师傅,尽管没真正带过,但我有什么不会的就问他,这老头可有耐心了,百问不烦。厂里的人都说他好。快九十了,高龄长寿。一定去看。记

到了刘二哥身上。孩子选择在外地工作,恰似他当年在外地一样。两代人的轮回,都倾注着一股淡淡的乡愁,如同一条飘拂的丝带,一头连着家乡,一头连着远方。虽然现在的条件跟以前相比可谓天壤之别,但每到过年,思念和情感还像过去,如奔腾而来的潮水,冲撞着心绪。

刘二哥决定跟刘二嫂一起去菜市场。

不嫌东西太多冰箱里装不下了?

刘二哥没回答,穿好衣服走出家门。放眼望去,天空很晴朗。刘二哥仿佛听到高空中正在轰鸣的飞机发动机声响,那上面说不定就坐着自己的孩子……

王老叔攥着签字笔在小本上写了一通后停住了,看了看,又紧锁眉头似乎在考虑什么。女儿在一旁说,差不多就行了,现在过年谁还跑东家串西家的?

过年不去走动走动,这感情不就断了?人活这辈子就是你来我往,相互关心关照。各扫门前雪,不问他人事,还是感情动物吗?王老叔振振有词,女儿吐吐舌头不再言语。

长辈是第一位的。咱表叔八十六了,一定要去看看。嗯,要买上两盒草莓。老人牙口不太好,草莓软,吃得下去。记上。后院的李大婶也

上。还有,小吕家要去一趟。小吕不是你徒弟吗,哪有师傅去看徒弟的?女儿插嘴道。我看徒弟干啥?我是去看他母亲。不容易,一个早年守寡的女人拉扯着三个孩子,一步步走过来,太难了。你奶奶说,这样的女人最值得尊重。我能不去看看?记上。

过年串门是传统。过去许多人盼着过年,喜欢过年,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可以“堂而皇之”去串门,相互走动,加深了解,增进感情。特别是一些工作上有点碰碰磕磕,别别扭扭的,想缓和一下紧张关系,解除一些误会,平时找不到恰当的机会,过年是最佳契机。道一声过年好,祝一声大吉大利,便于冰释前嫌,春风化雨。人在一起本身就是缘分,缘分里没有仇与恨,更多的是情与爱。

有段时间,过年串门的习俗变得“冷寂”起来。通信工具的发达进步,让电磁波和无线电波取代了人与人直接的面对面,过年问候变成了短信、微信。大年初一,街头上不易见到穿着新衣服、脸上挂满笑容的拜年大军了,人们足不出户,人手一个手机,编好一条信息,手指一点,朋友圈里成百上千的朋友都接到了拜年的祝福。确实方便了,但也确实有些失落,特别是上点年纪的人,盼啊,盼,就盼着过年亲朋好友见见面,拉拉呱,道声好。现在这一切大都成了记忆,成了期盼和梦想。

电话、微信拜年,让远隔千山万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