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走了,你们怎……

20190209期来自:人民日报

“大家都走了,你们怎么不回家?”

春节放假,南京城西街头,长虹路上,路边悬挂的大红灯笼下,大小店铺多已上锁,一家小面馆还在营业。

男店主张健在厨房忙活,煮沸的大锅里,面汤翻滚,热气升腾;老板娘李宝燕打下手,顺便整理打包,十几个外卖餐盒依次排得齐整。

“店租不便宜,趁着外卖生意好,多做几天,冲冲业绩。”讲起心里的小算盘,店主小张倒是坦然,手里也没闲着,调汤底、下面条、添浇头、撒葱花,一气呵成,举手投足透着麻利劲儿。

人在锅边转了两转,一碗牛肉面已经端上了桌,汤头深红、葱花翠绿,还有几十粒黄豆围成了个圈,“辣油不够尽管放,自家炒的,香。”

一家人从安徽芜湖来,为了挣钱过上好生活,到南京开起这家面馆。不到一年多,非但在这条满是餐饮店铺的街上站住了脚,面馆还开出了几分名气,除了口味好、分量足,靠的还是不怕苦。

小张说,周围小店都关门,恰恰是面馆的好商机,一天能卖出近100碗。十几平方米的小屋,两个人忙得团团转,节日的悠闲气氛里,难得的忙碌光景。

附近居民小区的老大姐是熟客,听说面馆这几天赚了钱,忙关心:“过年都不回家,有没有给老婆孩子买新衣服?”

小张还没开口,老板娘先接上了腔,“还没有呢,但他过生日,我可是买了礼物的!”大姐作势要批评,小张忙辩解,“店里忙活,没空去逛街,之后肯定得补上”,话锋一转,“大过年的,您怎么也来吃面了?”

原来附近菜场里人太多,队太长,老大姐先吃碗面垫垫肚子再去采买。

老大姐接着提要求,“你媳妇儿天天早上7点来,晚上9点走,老从你们家过,我可都知道,对她不好可不行。”老板娘忙又接了腔,“他起得比我更早,都是让我多睡会儿”,小张虽然没说话,蒸汽里,脸上隐约有朵花。

天冷吃得快,三下五除二,记者碗里的面条见了底,“加份面多少钱?”

“一块钱,这就下锅。”

一个外卖小哥裹着寒风推门进来,拿着手机,核对单号,嘴里还念叨:“牛肉的两碗,肥肠的一份,加卤蛋的不加青菜……”小哥也没回家,骑个电瓶车,满城西转悠,脸上冻得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