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方式的改变

20190208期来自:人民日报

“以前在草原‘靠天吃饭’,现在进了城我要换个活法”

下了山,干什么?

住进新房,冬暖夏凉;补贴发到手,吃穿有着落。一种情绪曾在移民新村滋生:不再“八岁能放百头牛”,别的能干啥?喝酒打牌过日子吧!

闹布才仁下山没多久,村上组织驾驶技能培训,他第一个考取货车驾照,“以前在草原‘靠天吃饭’,现在进了城我要换个活法。”

跑了10年运输,眼界大开的闹布才仁没有小富即安。2014年,唐古拉牦牛、藏羊通过国家农产品地理标志认证,他敏锐捕捉到市场前景,每年回山里收牛羊,还投资40多万元把村里的门面房改造成冷库,“这不,一上午就卖出去3000斤牛羊肉,冷库里储存的400多只整羊和上万斤牦牛肉,怕是撑不到开年,还得派人再收点儿。”

从牧民到司机再到老板,闹布才仁的两次转型,成为长江源村生产方式转变的一个缩影。开超市、做餐饮……摆脱“等靠要”,生活更宽广,越来越多的移民有了新角色。

走进位于长江源村东南一隅的岗布巴民族手工艺品专业合作社,三木吉正召集村里的15位社员开年终总结会。

(下转第二版)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