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净的粉红让十里桃花……

20190206期来自:人民日报

春 色

纯净的粉红让十里桃花一夜醒来,惊人的美艳令诗歌在枝头平平仄仄。经过一天的奔跑,满脸的红润,任风拂掠吧,随云遮遮掩掩。

繁忙争分夺秒!群峰参与进来,一座山头拉着一座山头,一个暗影推着一个暗影,仿佛放开的歌喉,底气和创造猛地捕捉到新的音色。这是瞬息闪发的智慧。沿着一个方向铺排,它们不断刷新澎湃的情怀。

淬了火的底色,悬在西天。周边的云彩,腾升着推延着,生怕烫坏了经典。允诺游移热度之外,对比正在接受调试和剪裁,鸟鸣忽轻忽重地传递过来。

齿状的物质锯开流动的世界,弥漫的云岚带来了浓重的烟火味。一个倾向指认多少暗示,叶片的背面,脉络和弧度悄然翻垂。

烈焰开始温和平静,写过的信笺啊,只是一缕蓝烟。多少凝望被包容,多少人间沧桑千山万水,在一点点地冰凉或后退。

布谷的鸣叫,火一样热烈,一声和另一声之间,除了风云就是自己和自己的飞。每年这个时候,总有什么丢了吗?就是记忆也得在天空里找回来。

几颗星星连着清晨和子夜,不断往前推的是波涛或界限。我是说一场雨后,河水、羽翅一起把亮光从底下或记忆里翻上来。

云空松柔而宽厚,阳光滑了下来,悠长的气韵明亮了单簧管的独白。小路差不多掩没在草叶了,平淡的黄色,是一条生命之径在那儿忽隐忽现吗?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