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 美丽中国的守望者

20190206期来自:人民日报

本报记者 柯仲甲 史自强 赵贝佳

间不比陪家人少。

孤独寂寞自不必说,工作中还会遭遇一些危险。郭文亮曾经与东北豹“擦身而过”,现在想来还很后怕。

郭文亮已经在监测员岗位上工作了5年,他越来越觉得这是有价值的事业,“眼瞅着林子越来越密,野生动物越来越多,心里就有一种成就感。”

近年来,天然林停伐后,林场的生态环境大为好转。“森林植被恢复,食物链不断完善,为东北虎豹的生存繁衍提供了必要基础。”郭文亮说,目前绥阳局已经通过远红外相机,监测到不同个体野生东北虎10只、东北豹18只。

队副大队长、工作组成员张文军说。

张文军一边仔细检查内部线路及显示数据,一边详细询问环境监测第三方工作人员。突然,他眉头一锁:“备用电池在哪里?”

“这个……没……没安备用电池。”工作人员支支吾吾。

“如果遇到停电,监测数据缺失的责任谁来承担?”面对张文军的质问,第三方工作人员及企业主连连表示会立行立改,尽快完善设备。

查出问题怎么办?周全说,根据生态环境部的要求,执法既要严格,也要避免“一刀切”,他们会增强服务意识,主动为企业出谋划策。“提的建议会对症下药,具有较强的操作性。”

督查中,张文军全程戴着口罩,支气管炎引发了轻微肺炎,但他带病坚持工作。白天忙着督查,晚上还得输液。张文军说,这几年,基层环保工作任务繁重,执法人员克服了重重困难。蓝天保卫战的进展,就是这样一点一滴干出来的。

每一轮次的督查持续15天,一轮轮无缝对接的督查,将重点区域的蓝天保卫战推向纵深。

商。直到8点半左右会商结束,何立富才有时间喘口气,吃个早饭,然后投入新一轮预报。

“这还是常规情况下,如果遇上重大灾害性天气,那早晨四五点就得到台里,6点半前就要把最新预警信息发布出去。如果遇上超强台风,一天之内会多次加密会商,在会商室待到晚上10点半并且连轴转三四天,都是常有的事。”何立富说。

作为首席预报员,身体需要承受高强度工作,心理上的抗压能力也要很强。例如,北京的初雪何时下,就是一个让预报员有些焦虑的难题。何立富表示,温度差0.5摄氏度,雪就会落地成雨;因为地形影响,可能北京周边一圈都下雪了,唯独北京没雪。“真的很难报。”

何立富已在中央气象台工作34年,虽然一直压力很大,他做出预报时的底气还是越来越足。他说:“受现有技术条件所限,我们对一些天气情况的预报还没办法做到特别精确,但这些年来,我真切地看到了中国气象事业的巨大进步。”

除夕夜,正赶上何立富值班。对此,他笑着说,习以为常了。“这不是我第一次在节假日值班,肯定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早就习惯了。说心里话,除夕夜不能陪伴家人,我感觉挺愧疚的。”何立富表示,“但这就是气象人的职责所在,气象关乎千家万户、各行各业,既然选择了这份职业,那就应该站好这班岗。作为首席预报员,必须用工匠精神打磨自己的预报,帮助大家过一个安心年。”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