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风易俗情系民生

20191210期来自:上党晚报

走进古邑潞史,令康熙帝心仪的潞城“廉惠”知县张士浩在潞城主政13年后,于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从潞城知县之位升任四川泸州知州,到潞城接任知县之位的是河南嵩县的王溯维。在泛黄的记忆中打捞王溯维遗存的历史碎片,《洛阳晚报》记者余子愚与通讯员万志敏在《王氏家族的忠厚家风》一文中,特别点赞潞城知县王溯维是一位被雍正帝称赞的“好官”。我遂在开封文友席潜先生的帮助下,联系到了余子愚先生,短短沟通,使我在伊河南岸牛寨王氏的故事中,走近了被雍正帝称赞从潞城走出的“好官”——王溯维。

王溯维(1670—1734),字林帜,号七峰,祖居河南嵩县牛寨。

说起王溯维的家族史,故事曲折,感人至深。他的父亲王佐在家道凋零的情况下,依然精心教养儿子,以期成才。三个儿子王绍尊、王溯维、王景曾,个个品学兼优。尤其是王溯维,尽管已是三十而立之年,仍坚持苦读诗书,于康熙三十九年(1700)与张廷玉、年羹尧等人一起考中进士。康熙四十六年(1707),王溯维任潞城知县。

王溯维上任之前对潞城的陋规习俗已了如指掌。他一上任就宣布要革除地方陋规,然后是严查藉兴办各种公务之名,向百姓摊派的杂费,查禁不合礼制的祭祀。《潞城县志》收录了沁州吴时谦给王溯维作的传记。王溯维在潞城任职后,将潞城数十年结下的陈规陋俗全部革除,特别是严厉打击了乡间的村霸豪棍、敲诈百姓的公差,以及地方中饱私囊的总甲等,一时间豪强收敛,民无冤狱,使当时潞城的社会治安得到好转。

康熙四十九年(1710)5月,潞城有一大户人家举行祖父的丧葬礼,要通知境内家族数辈父老参加,其中有需要步行二百多里路的人。王溯维亲自登门劝告取消这一礼规习俗。另外,王溯维为了减轻百姓负担,彻底从县衙杜绝不良习气,将县府举行的供应考试、修理察院、安置铺设,修缮府署、仓房以及县衙所需要的一砖一瓦,全部公费支出,不费百姓一文钱,也不白用百姓来做工。就连原来县衙食堂所需的米面与菜蔬,取消了以往向商家农户索取的惯例,全部按照市场价格购买,并且分文不得赊欠。

多少年来,在潞城形成的旧俗里,妇女不懂纺花织布,日常生活中所需要的寸丝尺布,都要到邻县购买。为了改变百姓衣着用布的这一情况,王溯维捐资购买木棉数千斤,购置纺车等纺织棉花的用具,亲自组织妇女学习纺花织布。从此,潞城开始了在石梁、南马三面靠山、一面靠水的潞水一带种植棉花。

潞城自古地域广大而人烟稀少,县境西南三垂冈一带有很多无主荒田,原知县张士浩曾招揽流民垦种,使潞城增加大片良田。王溯维在潞城任职后,继续照张士浩的做法,大量招揽流民开垦荒地,给他们提供农具、籽种,并允许流民在垦荒的当地安居,几年之后慢慢形成了村落,现在长治市潞州区的张公庄和王公庄两个村子就是这样形成的。在县城南的羌城、贾村、翟店三村的交汇处,地势低洼,每到雨季,这一带往往形成洪涝,损毁农田,百姓屡屡遭受洪水灾害。早在北宋正和年间就修筑了翟店渠引洪水流入漳河,后来在明成化与嘉靖年间,均重修过翟店渠;到清康熙四十二年(1703),原知县张士浩捐出自己的俸银再次重修翟店渠,他组织百姓改善了翟店一带的灌溉条件。王溯维在此基础上,再次组织重修翟店渠,彻底杜绝了翟店一带的水患。

之外,王溯维为振兴潞邑士风,开设书院,捐资聘请老师,对到书院学习的孩子免费供应饮食,使潞邑士争鼓舞,人才培养得到保障。同时,王溯维成立养济院,收养鳏寡孤独的穷人和衣食无靠乞丐。他还带头倡议捐款重修文庙,号召百姓种植树木绿化家园。

总之,王溯维在潞城任知县期间,组织民众垦荒凿渠,出资助耕,恤贫困,明诉讼,平冤狱,兴学校,勤理民事,案无留牍,政绩卓著,深得民心。而且对家乡也是乐善好施、多有善举的。在潞城广施德政的王溯维,赢得了百姓与朝廷的称赞,正如吴时谦所言:

“岂为邀名市德地也?”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