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里的腊八往事

20200103期来自:长治日报

李秀芹

腊八节是进入腊月的第一个节日,过了腊八便是年,年的序幕在这天被缓缓拉开。

我们有腊八节喝粥的习俗。旧时腊八节,物资匮乏,经济落后,但也会在腊八节这天支锅煮粥。家里富裕的,粥稠一点,家里贫寒的,粥稀一点,你送我一碗,我送你一碗,邻里间互相馈赠,有粥同喝,其乐融融。陆游有诗:“腊月风和意已春,时因散策过吾邻。草烟漠漠柴门里,牛迹重重野水滨。多病所须惟药物,差科未动是闲人。今朝佛粥交相馈,更觉江村节物新”。这首诗讲的是,人们在寒冬腊月感受到风和日丽的春意。特别是柴门里的漠漠草烟与河边牛群经过的痕迹,加上人们互赠、食用腊八粥的情景,犹如一幅民俗风情画,给人带来一种清新的气息。腊月里产生春天的感觉,其实不是风景而是人们互相赠送腊八粥的那份感情,心中有了暖,才能发现世间之美。即使严冬,也能感受到春意盎然,清新而不烦闷。

南宋抗金将领赵万年《腊八危家饷粥有感》:“襄阳城外涨胡尘,矢石丛中未死身。不为主人供粥饷,争知腊八是今辰”。此诗充满了悲凉感,800多年前寒冬时节,襄阳保卫战正酣之际,也正值腊八节。但因忙于战事,赵万年忘记了节日,直至喝到了粥,才猛然记起这天是腊八节。那个腊八节是赵万年和襄阳军民一起度过的最难忘的腊八节。我记得有一年冬天,学校一位老师生病,我一个人带两个班的学生,既教语文又教数学,课余时间还要备课批改作业,忙得我焦头烂额,一月没回家,我那段时间心情低落到了极点。

一天中午,下了大雪,很多学生都在学校吃饭,有学生问我借锅,说要熬稀饭喝。我跑去宿舍取来了一口锅,还拿来了一瓢米,谁知米下锅时,学生们纷纷从书包里掏出了布兜,原来学生们都商量好了,有从家里带大米的、有带绿豆的、有带红枣的,正好凑成了八宝粥,我才知道,原来这天是腊八节。那天和学生同喝一锅粥,我感觉这一个月所吃的苦值得了,所有的烦恼都烟消云散了。

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平日一日三餐都有粥,粥除了讲究口感更讲究营养,腊八节喝粥已经成为日常,失去了过节的特定意义。但过了腊八人心还是慌的,因为春节临近,年的脚步近了。于是腊八这天在心理上允许自己做最后的放松和懒散。南宋诗人汪莘《行香子·腊八日与洪仲简溪行其夜雪作》:“野店残冬。绿酒春浓。念如今,此意谁同。溪光不尽,山翠无穷。有几枝梅,几竿竹,几株松。篮举乘兴,薄暮疏钟。望孤村、斜日匆匆。夜窗雪阵,晓枕云峰。便拥渔蓑,顶渔笠,作渔翁”。也想学诗人,腊八这日,小店暂歇,春酒一杯,沿着溪流行走,看梅、观竹、望松。暮宿孤村,能逢寒风飘絮,夜雪扑窗。天亮后带上渔具,独钓寒江雪。节日也是人们心灵休息的驿站,过完腊八,人便满血复活了,加足马力,迎接新春。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