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良后裔在哪里

20200103期来自:长治日报

郭安廷

张良画像。 (资料图)

张良(约公元前250年—公元前189年,字子房)是秦末汉初时期杰出的军事家、政治家,曾以出色的智谋,协助汉高祖刘邦在楚汉之争中最终夺得天下,建立西汉,册封为留侯,被誉为“初汉三杰(张良、韩信、萧何)”之一。刘邦曾在洛阳南宫评价他说:“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

关于张良的籍贯,长期以来史学家说法不一。《史记》和《汉书》皆称“其先韩人也。”《后汉书》则说:“张良出于城父”,因而留下了不大不小的后遗症。现阶段,河南的新郑、禹州、郏县,安徽的亳县等都认为张良是他们那里的人,也都在为了证明而寻找各种证据。然而在我市屯留区张贤村,那里的老百姓祖祖辈辈却流传着关于张良身世的故事。张贤村除了现在这个名字外,还有一个“张良庄”的民间村名。传说张贤村以前的居民都姓张,张良的父亲叫张平,是村上的大户人家。“七雄”争霸时,张平只身在京城新郑(今河南)为官,为避战火就把家属留在了屯留张贤村。妻子为张平生了三个女儿,直到第四胎才是一个男孩,这就是张良。关于张良是屯留人,(清·乾隆)《潞安府志》(艺文)和(清·光绪)《屯留县志》中皆载有雍正年间屯留知县梁迪(字道始,广东人)的《张良侯》诗,云:“子房名相后,乡井是屯留。在汉为汤沐,依韩即首邱。英风钦庙貌,世业感松楸。邑乘书流寓,何人识故侯”;(清·乾隆)《潞安府志》(人物九·侨寓)又载:“张良,字子房,韩人,以家世相韩。秦灭韩,良散千金之产,募壮士为韩报仇,遂佐高祖定天下以灭秦,爵封留侯。今屯留西北有张良庙。兴旺村相传为张良墓,周围五里,谓良常流寓于此”。(民国)《屯留县志》(补记·名儒、名臣、功臣、名将、循吏、忠烈)载:“凡为本邑人者皆收入。汉,张良,字子房。《汉书》有传。”张贤村人相传,张良功成名就后隐退回到了老家,死后就葬在了离屯留县城五里的东兴旺村。因为那里曾是张家的“别庄”,也就是古里大户人家除了在“本庄”外,另有一个有耕地、有庄园、有佃户的所在。还说,民国时期,张良坟就已平复无迹。东兴旺的一位张姓村民曾在张良坟的周围土地上耕种时翻出土中的一枚“留侯”字样的铜质印章。

无独有偶,襄垣县子房沟村的村民也说张良就是他们村上的人。据(清·乾隆)《襄垣县志》载:“张良,按《史记》和《汉书》皆称良,韩国人,查《一统志》,良生城甫,城甫即襄垣也”。子房沟不仅有张良故里的说法,还传说张良在村里曾发明了第一个标准衡量器具。说是张良有一天晚上,在梦中见到一位白胡子老头递给他一幅画,上面画着银河、弯月和金牛。梦醒之后,张良反复琢磨,终于悟出了其中的道理,造出了天下第一个标准衡量器具,这就是秤。据说,张良造秤之初,把天上的北斗和南斗结合起来南斗九星主生,北斗九星主死,预示着公平是衡量人生死的标准,谁若欺诈,便有折寿的可能。于是就把每个标准斤两单位定为16两。

正史记载张良是战国时期韩国贵族的后裔。他的太祖、高祖、曾祖、祖父、父亲,都是韩国的国相,他们家可算是的的确确的“相门”了。父亲死的时候张良还很小,不然的话,他大概也是要当韩国的国相的。秦王政十七年即韩安王九年(公元前230年),秦灭韩国后,张良满怀家国之恨立志雪耻报仇。于是他广游他乡,结识天下反秦豪杰,把家中的财产都用来招募刺客,要去刺杀秦始皇,以至于他的弟弟死了,都草草掩埋了事。这期间张良得遇一个甘心为他卖命的勇士,这个人叫黎介弟,是西周祁姓黎国(中心在今我市上党区黎岭一带)第37代后裔,力大无比,一百多斤的铁锤,使起来轻如弹丸。张良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黎介弟,两人一拍即合,于是便发生了狙击赢政于阳武博浪沙(今河南原阳县东)的壮举。张良刺秦未成就隐姓埋名逃到了下邳(今江苏睢宁北),在那里躲藏起来。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七月,陈胜(?—公元前208年,字涉,秦末农民起义领袖之一)起义,张良也聚集了百余名青年响应。在项梁(?—公元前208年,秦末著名起义军首领之一,西楚霸王项羽的叔父)的帮助下,张良立韩国宗室后裔横阳君韩成(姬姓韩氏,名成)为韩王,自己为司徒(相当于宰相),实现了他一直努力“复韩”的心愿。接下来张良竭尽全力扶持韩王成,挥师收复战国时的韩国曾经拥有的地盘。

2000多年前的战国时期,屯留和襄垣均属于韩国的上党郡。当时韩国的疆域,据范文澜著《中国通史简》编(一)载:“韩国疆土北自成泉(河南荥阳西北),过黄河到上党(治设山西长治县即今长治市城内),南有陉山(在河南郾城县),东有临水(源自河南密县至新郑东南流入颖水)。”如此说来,倒是能和《史记》中的“留侯张良者,其先韩人也”的说法对应上。

张良到底是否上党(今山西长治)人,没有定论,但他的儿子张辟疆(公元前202年—?,一说为张辟强)曾隐居于上党却是不争的事实。张良生有两个儿子,长子张不疑和次子张辟疆。张辟疆为什么要隐居于上党呢?原来在孝惠帝刘盈(公元前210年—公元前188年)时,十五岁的张辟疆就已经是侍中,后被招驸马,官至中丞相御史。刘盈只当了七年的皇帝,23岁时就在郁闷中去世了。为惠帝发丧的时候,作为母亲的吕后(公元前241年—公元前180年,名雉,字娥姁)竟然哭而无泪。大臣们都很纳闷,觉得其中必有蹊跷。一旁的张辟疆就对曲逆侯、丞相陈平(?—公元前178年,西汉王朝开国功臣之一)说:“太后就惠帝这么一个儿子,如今驾崩了,她哭而不悲,你知道为什么吗?”陈平问:“为了什么?”张辟疆说:“惠帝的儿子都还小,太后现在怕的是你们这些人有二心啊。”显然,他是说太后担心大臣另立皇帝,因为刘邦还有另外七个儿子呢!张辟疆又说:“你们如果想让太后放心,从而也使自己不至于灾难临头,那就去向太后建议,拜外戚吕台、吕产、吕禄为将军,把南军和北军交给他们指挥,同时让吕姓人入禁宫,掌握军机。”陈平按照张辟疆的话向太后吕雉建议,果然符合她的心愿。至此,吕雉才真的有了眼泪,顾得上悲伤。《史记》(卷九·吕太后本纪第九)载:“七年秋八月戊寅,孝惠帝崩。发丧,太后哭,泣不下。留侯张辟疆为侍中,年十五,谓丞相曰:太后独有孝惠,今崩,哭不悲,君知其解乎?丞相曰:何解?辟疆曰:帝毋壮子,太后畏君等。君今请拜吕台、吕产、吕禄为将,将兵居南北军,及诸吕皆入宫,居中用事,如此则太后心安,君等幸得脱祸矣。丞相乃如辟疆计,太后说,其哭乃哀”。

惠帝发丧不久后,吕雉立年幼的刘恭(公元前192年—公元前184年,为惠帝与宫女所生)为帝,史称西汉前少帝。不久吕雉废黜刘恭,并暗中将他杀害,又立惠帝的另一幼子常山王刘义为帝(?—公元前180年,改名刘弘),史称西汉后少帝。两位少帝在位期间,完全是傀儡,而吕雉自己大权独揽,朝廷号令一概出自太后,并且太后的命令像皇帝的命令一样称“制”。吕雉临朝称制的八年间,成为无名义而有实权的女皇帝,史称高后时代。吕雉的高后时代尽管从政治上来讲促进了汉初社会安定和经济恢复,使刚刚建立起来的西汉王朝在经过多年战争之后有了喘息的机会,却造成了统治集团内部的矛盾,让吕氏和刘氏之间结下了血海深仇,汉室很快处在了风雨飘摇之中,而这一切皆缘起于张辟疆的那个建议。汉高后八年(公元前180年),吕雉去世,宰相周勃、齐王刘襄等拥立汉文帝,一举谋灭吕氏外戚。相传此后张辟疆便选择远离朝廷,隐居于上党,同时为纪念父亲改姓为良。

张辟疆为什么要选择改为良姓呢?表面看来是父亲的名字中有个“良”字,其实深层次的原因是张良本人就曾经有过改姓为“良”的经历。那是刘邦坐上大汉王朝的宝座后,大封官爵,宰相萧何得赏八千户,而赏张良三万户,当时张良只取一万户。刘邦为留住张良,特赐其为留侯,可张良“辞富贵而拥天下”,决心功成身退,悄然隐匿。刘邦曾多次派专使寻找张良,侦骑八出,无奈张良终隐匿不出,“诸专使皆无功而返”。传说,张良为避刘汉,“收弓不张”,易姓为良氏,巧妙地居住在长安城内。毕竟张良计高数筹,“小匿于泽,大隐于朝”,至汉惠帝六年(公元前189年),张良病逝于长安。

张辟疆的长治良氏后裔,代代相传。东汉时长治良氏中出现了个良燮(生卒年待考,字惟和),其笃学敦行,汉安帝刘祜时经过考试被聘为博士,掌管书籍文典,通古今,以备顾问。1990年山西省第四次人口普查时,长治地区分姓氏人口数统计表明有良姓4人,那么如今他们在哪里呢?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