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书“驿站”何处觅

20191130期来自:长治日报

如今,我国的图书出版业发达了,每年新版、再版的图书难以计数,加之线上、线下书店全面开花,人们购书、读书是越来越方便了。尤其是随着建设书香社会,全民阅读活动在各地蓬勃开展,这都助推着不少人乐意购书、读书。

购书、读书固然不失为人生一大乐事,然而多数人居所有限,容不得逼仄空间日复一日地被日渐其多的图书侵占。何况,对于不少读书人而言,有些书读过了也就可以了,没必要永久珍藏。那么,如何处置手头的一些旧书,不免成为一个问题。

无疑,让自己读过的旧书再度进入流通市场,使别的人以较少的花费读到它,是供需双方效益最大化的理想选择。这就有赖于各种各样的旧书市场,它们恰如一处又一处的驿站,可供旧书暂时歇歇脚,然后继续奔赴下一个充满期待的处所,继续与有缘的读书人再续奇缘。

过去,旧书店、旧书市场在不少城市颇为多见,就连新华书店也通常设有旧书部,那些旧书“驿站”犹如一个世界,它以其丰厚的蕴藏,带给淘书人以乐趣与惊喜,也让其所在的城市拥有着一种深层的韵致。不过,遗憾的是,时下,旧书店、旧书市场愈益普遍地在我们的城市中不知不觉消失,就连新华书店的旧书部也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虽然,像“孔夫子旧书网”“多抓鱼”“漫游鲸”等旧书交易平台在网上向读书人频抛橄榄枝,然而对于爱书人来说,淘书的乐趣恰恰在于那些乐此不疲的实地挑选与发现。旧书网站总与人隔了那么一层,使人少了一份“淘书野穷巷,悠然见真知”的情致。何况,不少上了年纪的读书人,尚不习惯于网上购书,他们依然因循着逛书店、遛书市的传统文化消费风习,城市当中旧书店、旧书市场的日渐消失,未免使之怅然若失。

在一些作家、学者的文章中,旧书、旧书市场留给他们的美好印记及内心滋养,时有呈现。叶灵凤先生可谓爱书家,他早年著文深情回忆,“当时每天往来要经过那一条长长的福煦路,在一条路口附近有一家旧货店,时时有整捆的旧书堆在店门口出售。我记得曾经用一毛两毛钱的价格,从那里买到了美国诗人惠特曼的《草叶集》、英国画家诗人曼赛谛的诗集,使我欢喜得简直是‘废寝忘食’。”

其实,何止文化名家,即便

现在的普通读书人,相信亦有不少倾心于逛旧书摊、淘旧书,只可惜,随着城市发展,随着现代文化消费潮流对于旧书市场的冲击,深藏于千家万户规模庞大的旧书,越来越难以在现实世界找到适合自己栖身的驿站,它们有的寂寥地缩身于城市家庭某个不为人注目的角落,也有的被迫沦落至废品收购站而寿终正寝。与之相应的则是,有旧书情结的诸多爱书人,往往空怀逛旧书摊“捡漏”的梦想而不得。

作家冯骥才说得好,“旧书市场是盘活社会图书资源的地方,它将这些资源直接而灵活地提供给需要它的人。旧书市场的价值不可替代。换一个角度看,一个拥有一些生气勃勃的旧书市场的城市,必定是个‘书香社会’”。既然如此,在举国上下着力推进书香社会建设,大力倡导全民阅读的今天,我们的城市管理者、社会文化管理与服务机构,是否该像扶持实体书店那样地支持旧书市场建设?让旧书为人们的阅读生活增添情趣,为城市文化建设增光添彩,亦为延续书的生命给予助益。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