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吟唱

20190608期来自:长治日报

回声

□庄河

那个老去的人是我们的先祖,骨骼他被我们想起,纪念,念颂他的诗篇

有人还会站在流淌的江边,想象他临水而叹的一刻。他奔涌的情感

比任何人都要来得热烈一些一年一度,我们只是在固定的日子

才敢与他比肩。他不朽的忠魂显然不能替代他曾经受的苦痛

他有过种种高傲的理想和我们一样,有过太多的爱与恨

烦恼与喜悦交织。他生于江南的泥土湮灭于江南的水中。我们用后世的

精准仪也探测不到的秘密被他决然带走

无数道听途说或许都不是他生与死的尺度

他比后世人更善于想象,演绎,述说他抒情的方式比我们更大胆,深入

现在我们来过端午,虚拟他奔走呼号的长路

当然还不止这些。我们泛滥的幸福中也深藏着一些隐秘。我们想象那遥远的时间

是的,我们是后世人,也写诗。我们平凡的

生活中有一艘从古代远航而来的船,那是

我们的源头,有许多人不是出于功利之心

站在那里。包括屈原。他在世的时候知音难寻

后来我们成为他的同道,我们攀上了他的肩头

我们互相审视的时间已有多久?他像暗示一般

写下神奇的流水、香草。这些永恒的意象抚育

我们长大成人。年复一年,我们都在回味

自己的所有。那寂静的天空带来雨水和风声

我们常常举目四顾,仰首看天,宛若古人

那史册中蛛网密布,落满常年积累的灰尘

屈子归

□文雨

我问过暗潮汹涌的湖水屈子真的不在其中

他是一轮温润的月亮夜再黑也要从中透出光芒

怎么可能千年时间里与水相依我说你们别再挥动长楫

搅乱污浊的过去冰冷的水域不是永恒的家园

屈子早已寻着水路胜利回归他往日飘在江岸风口的衣裳

已制成龙舟前方鲜红的夺冠锦旗安然吧汨罗江

你可以继续吟唱《离骚》但不必再招呼渔夫靠岸

白起仍然是一成不变的猛将怀王坐拥郢都旗鼓大张

他们明白朝中不可或缺闾大夫所有忠言都进谏到王的肺腑

他们在广袤的国土上推杯换盏君臣相诚,把酒言欢

沅湘南水亲近了一种传说虚唤洞庭湖的阴雨

辜负惠草联结的端阳朝夕我们愿望的生计安稳,民众康宁

时光已经濯洗了硝烟战事

何以做一首诗惊扰一位老者和他的历史

powered by 闻道